替嫁之神医弃妃

第295章 东硕,她有她的任务!

第二百九十五章 东硕,她有她的任务!

什么是小我,什么是大我,什么叫牺牲小我,成全大我,作为未来军医的秦芳怎么可能不懂?

她不惊讶于韩文佩的“不近人情”,相反她还应该谢谢人家至少把选择权给了她,没大手一挥就安排了。

可问题是,这不对啊!

苍蕴那家伙说了处理的,怎么处理成了这样?

“我能考虑一下吗?”秦芳决定她得要个明白。

“当然能,两边各给咱们三天的时间考虑,大后天你给我过结果吧。”韩文佩说着轻叹了一口气:“我很抱歉,只能如此。”

他是皇,可是是一个新皇,虽然甄大家的扶持着自己,卿家的铁骑他握着,可南诏这两年不是白打的:举国上下民不聊生,国库更空虚无力,军队更是拼杀的伤残无数--这样的根底,他不能逞能,更不能为了新皇的一张脸让战事再起。

他只能做一个最聪明的选择,那就是忍,忍出风平浪静,忍出休养生息,忍出未来或许可以东山再起。

他饱读诗书,更明白什么是大,什么是小,所以他仔细的想了一个白天后,决定牺牲,而能给的,也就是一个选择权:西梁还是东硕,随她!

“不必抱歉,我明白你的立场。”她说着拿了两样东西告辞出宫,韩文佩扭着脑袋看着她的背影,眼里闪着一色钦佩。

没有愤怒,没有抱怨,如此的说考虑。他真的觉得这个女人很特别。特别的他很想留她在身边。

但。他留不了,不说此刻国与国之前的压迫,只他自己一具残躯,一具不知能活几年的身体,就没有资格去想,去念。

……

她要一个解释,可两天时间,她根本不可能联系上不知身在何处的苍蕴。

但她还是依然放出了信鸽。更再第二天把身边属于苍蕴的人叫来,将手中的两样东西拍在桌上,想要一些零零碎碎的相关好让她拼凑出个子丑寅卯来。

但是一个白天,她得到的有用的相关就两点。

一:战争的一触即发,就是苍蕴的处理方式--毕竟仗都打起来了,还和什么亲?

二:西梁之皇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两年依然不死心,早给使者下了令,不管什么时候,都是战事平定就要人。特别是新皇上位,更需要休生养息的时间。是大好机会,于是西梁不死心,东硕自然也不罢休。

就这么两条简直让秦芳不知道可以说什么,因为更多的信息一个个都跟哑巴似的不提,甚至就连为什么东硕会陪着西梁耗,大家也不说。

打发走了众人,秦芳完全的就窝在了屋里开始发呆,一直到第三天的早上,才有了决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