替嫁之神医弃妃

第298章 撒谎,不埋不藏不拒

第二百九十八章 撒谎,不埋不藏不拒

“下山?”思思闻言惊讶地抬头:“我可以下山了吗?”

“对啊,今天可是你十六岁的生辰,爹在信里说过,到了这天就来接你下山。”刑天的眼里泛着无尽的柔色,浓浓的爱怜话语都充满着轻颤,这让站在一旁的苍蕴感受的非常清楚-要知道,他自从跟着师傅起,就鲜少看到师父情绪极为波动的。

“可是我……”邢思思说着手紧紧地攥着眉轻蹙:“我的身体……”

“放心吧,大师给了药,下山后,每月月初吃下一粒,可保你无事的。”刑天说着看了一眼苍蕴,那眼神里的深意,苍蕴自然清楚,当即微微点了下头,刑天脸上的笑就扬了起来。

能下山,这自然是好事,邢思思虽然自小在这里长大,但离开的时候并不依恋此处,待简单的行囊一收拾好,她便急急地去大师那里告别,结果大师已经歇下,竟连告别的面都不见了。

刑天拉着邢思思的手,带着苍蕴从山门而出,回到山下时,已是申时,天色充满了日落西山的美景,看的邢思思一派好奇。

“日后你慢慢看,先上马车,爹带你回咱们的家。”刑天知道邢思思好奇,但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儿受到夜风所袭,所以必须赶紧在天黑前,赶回最近的镇子上,自然是催促的。

邢思思闻言听话的上了马车,钻进车厢的时候看了一眼已经翻身上马的苍蕴,水汪汪地眼里闪着小女儿家的兴奋与羞涩。

刑天上了马车,车帘子放下,车把式便吆喝着上路,苍蕴一直挂着淡笑的脸立时笑色收敛的分毫不剩。

而马车内,邢思思则看着父亲的样子,慢慢抬起了自己的手轻轻的抚摸上父亲的脸。

这就是父亲,这就是她十四年多年不曾见过的父亲,两鬓微白。胡长近尺,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眸也有着岁月的沧桑。

“我一直在想,爹爹会是什么样子的?尤其是每次收到您的书信后,就会一点点的去想的更加仔细真切一些……”

“那爹和思思想的一样吗?”刑天的声音充满着溺爱。

“嗯。挺像的,就是胡子没这么花白。”思思说着手从刑天的脸上划下抓上了父亲的手:“爹,为什么只有您一个来?我娘呢?”

刑天脸上的笑僵了一下,随即充满着苦涩:“你娘……她早已不在人世了。”

“什么?”邢思思的脸上立时充满了失落:“怎么会……”

她从记事起,就住在那山门里。

不知道爹娘是谁,也不知道那里到底是哪里。

她身子不好,时常生病,隔山差五的,大师就会准备药给她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