替嫁之神医弃妃

第305章 师兄,别来无恙?

第三百零五章 师兄,别来无恙?

日子有时如行云流水,白驹过隙;有时则度日如年,一日三秋。

秦芳立在国师殿的密室里,看着面前那一座折腾了二十多天还没完成的佛塑,不知道自己是该继续,还是该换个方法。

那日国师将她叫进此殿,一边同她饮茶,一边教她如何佛度金身。

那天,她开了眼界。

在她的认知里,佛度金身,无非就是那个笔涂刷金粉,或是找人贴包金箔什么的,所以她认为自己这个冤大头,就是得想办法找钱出血。

可是等到这位国师在她的面前展示了一次佛度金身的流程后,她才知道,这不是钱的事。

因为,金粉人家提供,而这个金粉上身,不是用笔,而是用他口中的“佛悟”。

对于这个新鲜词汇,秦芳花了几乎一天的时间才算是真正明白是什么--在进殿前,国师给的那个持咒经文便是修佛悟的,以此佛悟来度金身,修的了多少悟,就度的了多少金。

秦芳连比划带尝试的,在国师的指点上完成了难得的第一笔后,隐隐觉得那和内力非常的相像,若说它们的差别是啥,那就是她以前借用的内力都存在身体里,而这些得自己修,当然这些佛悟也没她体内的内力那么寒气逼人,霸道汹涌。

这一笔的成功后,秦芳就一头扎了进来,每日现在佛堂念万遍佛经让自己心思宁静,而后就在国师殿里开始吟诵着奇怪的持咒,等到国师认为她今日修的可以了,门便会打开,她便入内尝试度金身,有时能成功个一笔两笔,有时一笔竟都完不成。

这种情况下,国师会难得的教她一些运用的方法,而后她就在他的面前再此持咒去增长自己的佛悟,再来给佛塑度金身。

日子每日都是如此。难免枯燥。

好在秦芳本来就心性被部队磨的差不多,而后每日还有万遍佛经修心的,倒也自得。

只是这个进展,真是太慢,而且每次她在殿里的时候,国师也在,这让她想找机会偷看那碧落草藏在哪个佛塑里。也没机会。

“怎么不动了?心不平了吗?”国师的言语从身后传来,秦芳看着自己弄了一半的佛塑颇有些无奈:“国师。我记得你说,深道是最快的,可照这个进度看,似乎会很漫长啊!”

“浅道诵经日日修,十年得的佛悟才当你今日一笔。持中之态,你遍布各处修庙礼佛,所得则为一座佛塑。今日你在此殿里日日修悟度金身,难不成你以为你度一座佛身所需时日会比盖一座寺庙还漫长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