替嫁之神医弃妃

第409章 爱恨,当我徒弟!

第四百零九章 爱恨,当我徒弟!

秦芳闻言一愣:“为何?”

她不记得自己有招惹过这位,所以一时间有点发懵。

“你身上有老头子我不喜欢的气息。”牛半仙说着撇了嘴,当真有些不待见。

秦芳彻底糊涂了,她低头抬手嗅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没觉得有什么味道,愣愣地看着牛半仙:“我有什么气息,让您不待见?”

牛半仙捋了下他的胡子小辫:“你是我死对头的徒弟。”

“死对头?还徒弟?”秦芳一脸你是不是弄错了的表情:“可我没拜过师,没给人当过徒弟的。”

“怎么可能?”牛半仙闻言立时瞪了眼:“你刚才追我的时候,用的轻功散着的是生之力,那混蛋手里可有一卷阴阳真经,你练的就是阴,是生之力,你在这儿跟我装什么蒜呢!”

秦芳立刻摆手:“不不不,老人家您误会了!我体内是有生之力,可那并不是我自己的内力,而是别人的!”

“别人的?怎么个意思?”

“我当初从您手里买了东西后不久,就出了事,当时迫不得已吃了那半拉丸药保住了性命,可醒来后,那节指骨不见了,体内却多了这生之力,后来听一个朋友说,应该是练这东西的人把内力都过到了我的身上……”

秦芳话还没说完,牛半仙就伸手抓上了她的手腕想要给她号脉,可他一抓抓的可是右手,秦芳右手根本没有脉象,登时惊的牛半仙挑眉。

“不,您试这只手。”秦芳赶紧缩手换了自己的右臂过去。

牛半仙狐疑的盯着秦芳。

“我这只手,断了筋脉的,您摸不到的。”秦芳无奈只好做了解释。

牛半仙盯了秦芳七八秒后,才慢慢地伸手号上了秦芳的脉,结果这一号的,他脸色当即是瞬变。有些惊骇又有些疑惑,最后竟然似笑非笑,是似哭非哭。

看着牛半仙如此复杂变幻的表情,秦芳自己都有些禁不住猜疑自己是不是出了岔子。等到牛半仙把她手腕放开时,她忍不住轻声询问:“老人家,我看你表情一再变幻,是不是我有什么不对啊?”

牛半仙此时没有回答秦芳,他反而像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,一时低头若沉思,一时又摇头似不满,最后更是踱步在屋里转了起来。

“师父,酒装好了。”这个时候,壮硕的汉子递上了装满了酒的葫芦。牛半仙身子微微一震,扭头看着那汉子:“你叫我啥?”

“师父啊?”汉子一时发蒙:“师父,您怎么了?又不认识徒儿了吗?我是豆豆啊!曲豆豆啊!”

牛半仙一愣之后,哈哈一笑,往口里倒了一口酒后。就眼睛贼亮的看着秦芳:“女娃娃,你想从我手里得到好东西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