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倾城

第56章 已更

第056章(已更)

几点血星溅到脸上,月无缺心神一震,伸手一摸,真的是血,艳红的血!再看何玉绦,整个身子已经倒在了地上,脸色惨白,捂住伤口的手已经被鲜血浸湿。幻境,幻境会有这么真实吗?

看着他吐出一口鲜血,倒在了地上,俊脸上一片绝望之色,月无缺的心忍不住颤抖,他还没有说为何要背叛她,怎么能就这样在她眼前死掉!

她赶紧过去,预备将何玉绦抱起,却不料脚下突然裂开好大一条口子,来不及呼叫,两个人直直朝脚下裂洞掉了下去,重重摔在地上。她不禁又惊又怒,迅速从地上爬起,何玉绦的影子却已经莫名消失了,出现在她眼前的,竟然是一座富丽威严的殿堂,那殿堂上坐的,竟然是那令她恨不得食其肉扒其骨抽其筋的西陵皇帝战文雄!

更叫她吃惊的是,被两个士兵押着跪在殿中的,正是她的弟弟战无痕!

却听那战文雄厉声道:“战无缺暗创邪教,狼子野心,路人皆知!如今战无缺已伏诛,战无缺之弟战无痕却心怀不服,私下暗聚战无缺之旧部,意图谋反,简直是罪恶滔天!现赐鸩酒一杯,以绝后患!”

一声令下,立刻有人端了一杯鸩酒递到战无痕面前。战无痕不服,破口痛骂昏君,战文雄龙颜大怒,指令士兵按住战无痕灌酒。

战文雄立在殿首面目狰狞地笑,两旁的文武百官个个垂首而立,大气都不敢出。

月无缺一见立刻急怒攻心,挥剑便朝那两名灌酒的士兵身上砍去:“住手!谁敢伤无痕!”

可是,明明两人距离不过一丈,那剑却怎么都砍不过去,空中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她与这一幕隔离了起来,无论她砍多少剑,都像砍在牢不可摧的石壁上被反弹回来,手下越用力,反弹回来的力量便越大,没过多久,她已被那反弹之力震成了内伤。

眼睁睁看着战无痕满面痛苦地被强灌下毒酒,虚弱无力地倒在地上,月无缺更是如发了疯一般朝那边砍去,浑然不觉握剑的手虎口被震得鲜血淋漓,体内真气越来越损。

“无缺,无缺,你怎么了?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,月无缺只稍稍反应了一下,眼见那狗皇帝命人将战无痕的尸体如拖死狗般拖出去,心下更急,手下更加用力。

“无缺!你疯了!”耳边的声音蓦然扩大,带着焦急和担忧,有人用力拉住了她的手臂。

“放开我!我要杀了那狗皇帝!”月无缺血红着眼,目眦尽裂地喊,手中宝剑毫不犹豫砍下!

男子负痛闷哼一声,身子踉跄了一下,抓紧她手臂的手却依旧不松,急声道:“无缺,无缺,你醒醒,我是月出情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