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倾城

第125章

第125章

魔宫。

红莲湖边,一抹白色的身影斜斜半躺在一张贵妃榻上,手中握着一卷书卷,正漫不经心地翻看着。

在他身边,立着一位模样俏丽的黑衣少女,此时,她正噘着嘴,手中端着一个放着白玉酒壶夜光酒杯的托盘,满脸的不满之色。可是就算她对身边那白衣人儿有多少不满,也不敢出声抱怨半句。

这女子,正是冥休的小师妹冥息。她原本追随月无缺到奉圣,图着捣个小乱,娱乐一下,却不料什么事都没有做成,就被冥休给捉了回来,并禁止她出魔宫,她虽然恨得牙痒痒,但面对这个法力比她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师兄,却是毫无办法,只得乖乖侍立左右,一颗心却早已不知飞到哪里去了。

姬云刹被夜流胤带入魔宫大殿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。他阴冷的眸子眯了眯,目光在那俏丽少女身上打了个转,便落在白衣人身上。

那人侧身半躺着,只看得见他漆黑如水的长发沿着那袭白衣滑落而下,虽然看不见他的脸庞,但自那悠闲优雅的背影上,已能想到此人是如何的风姿。

美景,美酒,美人在侧,此人倒真是会享受。

姬云刹正在暗中猜测此人是谁,夜流胤朝他递了个眼色,然后拂袖朝那人拜了下去:“徒儿夜流胤,拜见师父。有些日子没见,师父还好吧?”

这白衣人是夜流胤的师父?他的师父,不是魔宫覆手便能令天地变色传言已活了好几百年的大祭司冥休吗?

姬云刹心中一惊,难道外面传言嗜血无情法力通天的大祭司冥休,竟然是眼前这个丰姿如玉浑身没有一点煞气的绝色男子?

却闻那男子懒洋洋的声音淡淡传来:“免礼。你带来的那人是谁?满身邪气,血腥如此之重,没的熏坏了我这杯中的美酒。”

姬云刹身为奉圣帝尊几十年,被手底下的人奉承敬畏惯了,可是最近接二连三遭人辱骂轻视,心中已积聚了满肚子的怒火,如今面前这个白衣人对他也是这般态度,他一时忘记了夜流胤的叮嘱,忍不住冷笑道:“我姬云刹乃堂堂奉圣帝尊,与阁下头次见面,阁下就出言轻慢,简直是不知所谓!”

夜流胤闻言立刻色变,想阻止他已来不及,只得在心中暗骂姬云刹蠢货。

“不知所谓?呵呵,这个词用得好。”冥休没有回头,只轻轻笑着,“在我的地盘也敢大放厥词出言无状,我倒要看看,到底是谁不知所谓。”

他优雅缓慢地抬起一只手,朝着姬云刹的方向轻轻一挥,并不见他怎么动作,姬云刹却突觉胸口遭到重重一击,还没反应过来,人已经倒飞了出去,砰地一声撞到了七八杖远的石砌宫壁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