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倾城

第162章

第162章

“老头子怎么惹你了,害你发这么大的火?火大可伤身哦。”一个甜腻的声音忽然笑吟吟接道。

月怀容冷冷朝门口瞟了一眼,然后很快收回目光,在桌边坐下,一边伸手整理刚才被他那一拳砸歪的茶杯,一边冷哼道:“我已经够烦的了,你不要再给我找事。”

“哦?我不过是体贴你,特意找了两个小婢来服侍你,你倒说我给你找事,哎,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”那女声慢悠悠地叹道,一边叹气,一边推开门走了进来。

这女子年纪看着二十六七左右,身姿曼妙,容貌秀美,脸上带着一抹娇媚慵懒的笑容。她款款走到月怀容身边,伸手勾起他的一缕垂下来的散发,神情中透着妖娆:“怎么,老头子是说了什么话,还是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生气?这么多年来,我可是头一次见你生气哦。”

这女子便是月怀容在妻子死之后所纳妾室,名唤香云。虽妾室地位低下,但月怀容无正妻,身边只有她一个妾室,且这香云也和月怀容一般会做人,见了人永远面带三分笑,语声娇脆,处事圆滑玲珑,在月家的声望和人缘也极是不错。

月怀容不耐烦地推开她的手,眼神向四周扫了一下,香云夫人不屑地横他一眼:“你放心好了,外面没人,我来时已经叫人清理过了。你看你,永远说个话都这么谨慎,真是个胆小鬼!”

“我这是小心驶得万年船!要是被人怀疑上,你以为你我能安稳呆在这里吗!”月怀容不耐地道。

“好啦,知道你精明。”香云夫人撇撇嘴,在他对面坐下,神色也正经了几分,“说吧,你刚才去见老爷子,到底碰上什么事了?”

月怀容冷哼道:“那老东西有意将月家家主之位传给月无缺,还再三叮嘱我好好扶植她!”说话的语气中充满咬牙切齿之意。

“你说什么?月云霄竟然打算掠过你们,把家主之位传给月无缺?”香云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,脸色也不禁变了,“凭什么?这么多年来,你为月家做牛做马,月家的大小事宜基本上就是由你一人操持的,如今在人眼里,谁不将你当做未来的当家人?月云霄这老东西也真是欺人太甚!”

“谁说不是!”月怀容越想越恼怒,多年辛苦,到头来却是经他人做嫁衣,这口恶气他可咽不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