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倾城

第172章

第172章

“这个不关你的事,你只要告诉我方法就行了。”凤倾夜犹豫了一下,说道。

凤倾澈给了他一记白眼,转身继续朝外走:“那就算了。”

凤倾夜的声音自他背后清冷地传来:“你要是现在敢走,我就把你与南梧山孔雀公主之间的事情告诉父亲和母亲,顺便劝说他们让你娶了那位公主。”

凤倾澈原本向外走的脚立刻停住了,转过身睁大眼睛瞪着他:“你怎么知道我与她的事?”

凤倾夜无视他脸上的惊异之色,悠悠说道:“听说那位孔雀公主生性刁蛮任性,你不小心调戏了她,却没料到她对你一见倾心,对你死缠烂打,而你经常被她追得四处逃难。其实呢,依我看,你花心,那位痴情,倒是一对绝配,若是真成了好事,也是一对天成佳偶。虽然父亲和母亲对南梧山有些不待见,但为了你,想必也不会反对这桩姻缘的。”

“不不不!你可千万别多嘴,我是一点也不想娶那位骄横自大的女人!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凤倾澈立刻脸色大变,张口拒绝。一步并作两步奔到凤倾夜身边,一脸讨好地笑道,“你不就是想告诉我如何讨好那位女仙君吗?我现在就告诉你法子。”

太乙帝君是个拖着长白胡子面目慈祥的老头儿,他一边抚摸着自己的白胡子,一边替凤倾夜把脉,眉头微微皱着。

月无缺和凤倾澈在一旁立着。

一柱香工夫后,太乙帝君收回手,又仔细查看凤倾夜的面相,问道:“殿下的身体虽然损伤严重,但恢复能力甚好,只要静心修养,养好身体之后,只要潜心修炼,还是可以恢复到原先的修为的。”

月无缺放下心来,问道:“他刚才喊疼,是怎么回事?”

太乙帝君捋着胡须道:“他五脏内腑受伤甚重,不得做大的动作和移动,要让他保持心情愉快,情绪不能有大的起伏,若是情绪过于激动,难过,或是生气,伤势就会愈发严重。”

月无缺点点头,送他出去。

凤倾澈冲凤倾夜做了个鬼脸,嘻嘻笑道:“看看,有大夫的这句话,只要你闹点小情绪,那个女人要是真在乎你,就不会不听你的话。反正你也没事了,我就先走了。”

说完也不等凤倾夜说话,一眨眼就消失了。

月无缺回来,见凤倾夜半靠坐在**,微微皱眉走了过来:“帝君不是说了,要你好好躺着休息不得随意行动的吗?怎么坐起来了。”

凤倾夜故意板着一张俊脸,哼道:“我要喝水。”

月无缺嗤地一声,虽然看不惯这小子的傲娇劲,但想在他是因为才受的这么重的伤,顺手倒了一杯水递给他。

凤倾夜的酷脸这才缓和下来,满意地接过杯子喝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