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倾城

第176章

第176章

“胡闹?”冥休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,望着长岚帝君笑道,“师父,徒儿跟了您几千年,难道徒儿的为人您还不清楚吗?我这一生只向您求过一件事,就是希望您能允我娶倾城,可是您想都没想就拒绝了,还说我和她不合适!我就不懂了,我爱倾城,为什么和她就不合适了?”他愈说心中怒气愈盛,脸上的笑容已转化为冷怒之色。

长岚帝君望着他的怒容,想着这个本该是他座下最得意的弟子,如今却要因堪不破这情劫而失去位列仙班的资格,心下真是苦涩难言。他长叹一声,道:“冥休,看在你我师徒一场的份上,为师再劝你一次,不要再为难倾城了。你们俩命中并无姻缘,强扭在一起只会增加你们之间的怨恨,不如放手吧,放了手,你们之间的这场劫难才能了结。”

“我不!绝不!”冥休冷冷打断他的话,眸中暴出戾色,“倾城是我的,我绝对不会允许谁将她抢走!”

说罢,他伸手便朝月无缺抓去。

月无缺身形一闪,顷刻避开了他的手,一双明眸中冷色如冰,冷冷说道:“冥休,今日我必与凤倾夜成婚,你还是死了这条心罢。我已劝过你无数次,可你依然苦苦纠缠,实在是令我厌恶非常!即你已入魔界,我们仙魔有别,从今日起,我们俩的师兄妹就此一刀两断,再无瓜葛!你若是再苦苦相逼,我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!”

说罢,她伸手握住了凤倾夜的手:“我们走吧。”

这桩孽缘已不愿在纠缠下去,干脆快刀斩乱麻,直接了结了吧。

凤倾夜反握紧她的手,微带得意地冷瞥冥休一眼,掀开喜轿的大红轿帘,将月无缺扶了进去,待她坐好,放下轿帘,这才大声道:“起轿!”

凤倾瑞有些担忧地扫了冥休一眼,见他听了月无缺那番话,却仿似无动于衷一般,兀自站在那里冷笑,不由扯了下凤倾夜的衣袖:“你这个情敌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?”

凤倾夜冷哼一声:“不用管他!我凤倾夜可不是吃素的!”

说罢,甩开凤倾瑞的手,骑上了头扎大红花的青龙宝驹,仿佛冥休那个人根本不存在一般。

凤倾瑞见状,只好压下心中的担忧,指挥迎亲队伍开始返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