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焚天

第121章 无缘筑基

第一百二十一章 无缘筑基

月上中天,皎洁温柔,如水月华把夜晚棋托得一片平静与祥和,月光洒落树丫,落下斑驳的黑影,零星得像挂在树丫的碎布儿。

“哎陆少卿也不过是猜测罢了,不一定是事实。但师傅对我恩重如山,数次关照扶持,却是无法磨灭的事实!”

七夜御器悬浮半空,远眺擎阳峰阑珊灯火,暗叹了口气,终究没有过去,转向天上人佳方向。

就如陆少卿所说,其实他点得那么白了,七夜不是不明白,而是不想明白。

无论如何,猜测终究是猜测,七夜做不到因为猜疑,而‘混’淆是非,欺师灭祖,忘恩负义。

何况,师傅魏无风和陆少卿比起来,七夜自然更相信师傅,陆少卿这种转眼就能把终日相处的师弟给卖了的人,他说的话,七夜都会多留个心眼提防。而师傅魏无风,只是行为乖张霸道,随心所‘玉’,目前七夜也没发现师傅做过什么丧心病狂之心,反而光明磊落。

七夜之所以还怀疑,陆少卿不过是揭开了那层朦胧面纱,直接点出因果,点醒七夜。但七夜并未深信,主要还是自己察觉到异常和蛛丝马迹了,只是不敢肯定而已!

万一其中有什么误会,或者事实并非如此,那七夜该如何自处?如何面对天下人?如何对得起天地良心?!

躺在柔软舒适,‘花’香呢喃的锦被上,举盏独饮,思绪复杂”眼神‘迷’茫看向窗外,皎洁月华流淌而入,芬芳悠悠,心绪悠扬“我在天字号繁竹房间,你过来陪我聊聊好吗?”

如何舒适的环境,也无法让七夜感到开心舒畅,莫名其妙的,又给小‘玉’发了个传音符。

沉默、沉默……

“嘶、鼻、嘶……”

久等没有回音,夜风吹拂,‘潮’湿而冰凉,独倚窗栏,纤纤细雨沾染,‘迷’离且‘迷’茫,飘渺且恍惚……

七夜不由得吹奏起萧宇铭帮忙收集而至的音谱《情‘玉’十三音》

中的哀之乐曲……月夜之哀!

“击鼓其铿”踊跃用兵。土国城鼻,我独南行。
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

………”

七夜没有歌声随曲,那宛若月夜呜咽的箫笛之声,却是宛若夜风徐徐,萦绕不去,清晰可闻。

融化了明月,搅‘乱’了月光,粉碎了光线,

夜风吹拂”纤纤细雨打湿了衣裳,渗入了心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