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长生

第38章 突破

第三十八章 突破

这一夜,我睡得很香,梦中鲜花盛开,我在花丛中旋舞,一直在格格欢笑。

我笑得太欢,依稀中,似乎被林炎越叫醒过一次,圆圆的明月透过纱窗映照在他脸上,衬得他那双看向我的眼眸如此幽深。

恍惚中,他在问我,“你做梦了?”

我眨巴眼看着他,高兴地搂上他的颈在他脸上叭唧一下,又是格格笑了两声,然后转身继续入睡:这个梦真好,林炎越都与我睡一块了。

醒来时,天空已亮。

我坐了起来。

这一坐,我才发现林炎越还睡在一侧,他居然真的就在我的身边!

林炎越睡觉的姿势特别端正,双手放在腹部,呼吸细细,俊美夺目的五官淡去了白天的光华,带着种宁静悠远。

我傻傻地看着他,突然的,林炎越睁开了眼。

这个男人一睁开眼便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高高在上,我对上他的眼,马上记起自己刚刚睡醒,没有洗脸没有刷牙蓬头垢面,便是我明明知道,洗过红尘垢后的我,不可能蓬头垢面,我还是感到了狼狈。

于是我一蹿而起,蹬蹬蹬跑到了浴殿。

当我从浴殿出来时,卧房中空空如也,林炎越已然不在。

……直到这时,我还不敢相信,我竟然与林炎越靠得如此之近。

恍惚中,我走到床边,慢慢坐下,我抓过林炎越盖过的被子包着自己,傻傻的直笑。

我这一乐,便乐了一整天,傍晚时,知道林炎越快要回来了,我迫不及待地跑到城堡外,昂着头等侯着。

这时有点秋凉,扬静过来了几次,又是给我加裳,又是让我避一避风,可我就是闲不住。

不管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回家,我只想第一个看到他。

终于,在夕阳沉下天际时,林炎越骑着马的身影,出现在我的视野中。

他回来了。

我想要欢呼,想要冲过去,可我怕他不喜欢,便又强行站住。

林炎越过来时,一眼看到的便是抬着头,眼巴巴傻望着他的我。

他翻身下马缓步走来,朝我温声说道:“外面风这么大,怎么不进城堡去?”

我瞅着他只是傻笑。

林炎越见我笑着笑着,脸都红了,伸出手碰了碰我的脸,低声道:“自从天妖城有了传送阵后,经常有各地的奇人异士破境前来,我奉陛下之令定时查看。”

他这是在向我解释,他在向我解释他这些天的行踪!

我的脸更红了,露出一口白牙我傻笑了一阵后,憨憨地问道:“那只有你一个人守啊?”

林炎越微笑,“我也没守,我只是负责暗中查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