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长生

第51章 洞房

第五十一章 洞房

我哼着歌,仔仔细细地装饰着整个山洞,一向没心没肺的我,这一次特别特别专注,特别特别认真,甚至连山洞的角落处,我都细细地装饰好了。

待得满山洞都是这种火红的缎面,连山洞口也挂上了两个灯笼时,我回到了林炎越身边。

我的木头,便这样面无人色地躺在**,也是那么俊那么与众不同,那么让我看了都移不开眼。

我慢慢跪下,在山洞口飘来的袅袅温香中,捧着林炎越的脸细细地亲着。

我亲过他的眉他的眼,小小声说道:“木头,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,你高兴吗?”

林炎越自是不答。

不过他不答我也不生气,我哼着歌,开始在山洞两壁上插上一个个火把。在山洞变得温暖如春后,我在洞外甩了一个防护符箓。

而这时,烧的热水已经开了,我把热水倒在桶里,说起这个桶,就要感谢我的好习惯了,因为对‘木头他家的’这个称呼太过喜欢,林炎越带我离开我们那个破烂的茅草屋时,我趁着他不备,把我喜欢的几样东西都带来了,这其中,便包括这只沐浴用的桶。

这桶很大,倒入热水之后蒸气腾腾,我哼着歌,开始把林炎越剥光。

是不是当一个人碰触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时,哪怕只是一根手指,也是令人愉悦颤栗的?像我明明刚才还在哼着歌。可这衣服脱着脱着,便已开始脸红心跳。

我按下急剧跳动的心脏,一件一件把林炎越的衣服脱下。看着渐渐呈现在火光中的男子躯体,我虔诚的在他心口一吻,喃喃说道:“父神,我又碰触到他了。”

没有人回答,没有人知道我的欢乐,我的虔诚,我细细致致地把林炎越剥光。这时刻,呈现在石**的这具男子躯体。任哪一寸都散发着让我喜爱的光芒。

我想,其实有了这一刻,也就可以称得上圆满了。

把林炎越剥光后,我也慢慢地脱去自己的衣服。我一边解着衣襟,一边高兴地哼唱起来,“一道红儿九尺长,今晚拿来栓新郎,左栓三圈生贵子,右栓三圈状元郎。栓得新郎心中喜,明年一定生贵子,栓得新郎莫乱走,夫妻活到天地久。”

脱我自己的衣服时。我脱得很慢,不止是羞涩,不止是窃喜。也有着一种仪式般的庄重。虽然这天大地大,只有我一个知道它的庄重。

把自己也剥光后,我抱着林炎越慢慢沉入了热水中。然后,我忍着羞意,悄悄把手伸到水中……随着我揉搓的动作,昏暗中的林炎越蹙了蹙眉。他的俊脸开始泛红,隐不可闻的呻吟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