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长生

第55章 又回魏相府

第五十五章 又回魏相府

巫族大尊的表情十分慎重,脸上那一直漫不经心的表情也给收了去,他收回掌势,一瞬不瞬地盯了林炎越半晌,认真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林炎越自是不答。

巫族大尊又道:“当今天下,怎么可能有你这样的人杰?你是谁?把名字说出来!”

林炎越身躯笔直,这个我爱的男人,永远是这般玉树临风,他依然置之不理。

这时,巫族大尊冷笑起来,他说道:“五千年不出世,一出世竟然遇到你这样的后辈,不错,真不错!”他说出这几个字后,右手再次伸出。

这一次,巫族大尊的手伸出时,我和林炎越都有面对着巨大山峰从天空滚下,转眼便要把我们压辗成灰的感觉。

这一次,反应更快的是我,毕竟他已是凡人,而我身怀二十年灵力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脚步一闪,便先于林炎越的动作前闪了过去,生生地挡在他和大尊之间。

我挡在两人之间,伸出双手,随着我伸出的手臂,一道道火墙呼啸排出,它们如同被狂风卷起的海浪,层层叠进,重重地向着大尊辗压了过去!

可能没有想到我居然还敢还手,巫族大尊冷笑起来。这个人长相俊美邪异,那双泛着琉璃红光的凤眸,这般冷笑时,直有一种说人不寒而栗的杀机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几乎是刚刚感觉到大尊的杀机,我那排山倒海的火焰便无影无踪了。再一转眼,大尊那只手,便破过虚空般轻轻握住了我的肩膀。右手压着我,巫族大尊漠然地说道:“区区一个玩物也敢对本尊动手?”

声音一落,他右手收紧,而随着他右手这么一缩,我周围的空气被压,虚空被压缩,一种让人窒息的疼痛,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。

不过一个转眼,我便被这种压力挤得口鼻出血!

这是我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死亡危机!

眼前这个可怕的巫族大尊,他动动手,便可要了我的性命!

也不知是不是所有的人,在临死前都会这么浮想连翩,这个时候的我,清楚地感觉到死亡来临后,不是恐惧,也不是痛苦,我只是反射性地转过头,瞬也不瞬的朝着林炎越看去。

……我想再多看他一会。

林炎越显然也没有想到这种变故,那张永远淡定自若的脸上,第一次现出了一种张惶,他白着脸看着我,手迅速地拍出一张张符箓,可巫族大尊那是什么人?他这些符箓拍出再多,也如水滴入海一样无影无踪。

不过一息之间,林炎越的额头上便汗水涔涔,他这时也感觉到了无望,抬头定定地迎上我,那双片波不动的眸子里,第一次清楚地流露出痛苦和无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