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长生

第69章 围捧

第六十九章 围捧

在常人耳中,我这时也只是胆大了些,敢这么对着天君说话,可在天君耳里,这应该是一种挑衅吧?他刚叫了我滚出去,我转眼间便打败他旗下的天才,让他不得不承认我的地位……

果然,这次天君沉默久了些,直过了好一会,天君抬眼,他瞟着我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不错。”

我依然垂眸,依然只看向他衣襟的地方,嘴角微微上扬后,我哑声说道:“多谢天君

。”干脆利落地掉过头,再次看向众人,我问道:“可有人挑战于我?”

我毕竟不习惯这种咄咄逼人,直视着众人问了一遍后,见无人回答,我再次垂眸,用额头碎发挡住了我的金色眸光,我望着地面,感觉着天空中天君投来的视线,用最大的力气去抗拒从心脏深处涌上的悲伤。手中的剑斜斜一指,我哑着声音第二遍问道:“可有人挑战于我?”

还是无人回答。

安静等了一会,我慢慢抬起头来,与眺望我的,或灼热或沉思或打量的众人一对后,我又习惯性的垂了眸。

我微抿了抿唇,第三次叫道:“可有人挑战于我?”

还是一片寂静。

我翻身跳下广场,朝着灵瀛门的所在走去,随着我走动,众人迅速的向后退去,我匆匆一眼,便对上了好几个姿容绝色的仙子的冷眼。

不过这些旁人,是厌恶还是喜欢于我。又与我何干?

自什么时候起,我这心,已不知欢喜了?

想到这里。我扬唇一笑,脚步加快,就在这时,凌少大步而来,他直直地拦在我面前,低着头神色复杂,却也坚定不移地盯着我。

他盯着我。几次伸手想搂上我的腰,却又不敢。这般不敢伸手却又绝不想放手的神情。在这个嚣张惯了的权贵子弟的脸上,显出一种可爱的纠结来。

我抬起头,对上凌少那一脸的喜爱和复杂,勉强冲他笑了笑。

……我想。如果姓凌的这一家真的个个是疯子,爱上了便不管不顾行事癫狂,那其实是极可怜的,与我一样的可怜!我又想,我每想一次林炎越,这心就绞痛一次,再这样下去,我怕我承受不了那种痛苦会去寻求了结,如果我身边有这么一个疯狂的。一心一意对着我的人,那也许是一种救赎,也许他的疯狂能够抵消我的固执。能够把我拖出那无望之爱的泥沼。

我这一笑,凌少一张俊脸立马容光焕发,他一脸防卫地瞪了眼也在向我靠近的众人,转向我低头说道:“我果然眼力非凡,喜欢上的女人,竟然真是个了不起的。”转眼他又说道:“魏枝。刚才你那睥睨又孤冷的小样儿实在太美了,我太喜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