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长生

第79章 前世的记忆

第七十九章 前世的记忆

渐渐的,一个少年出现在铜镜里,这少年约摸十八九岁的样子,除了稍显得年长一些,面目与现在的慕南几乎一模一样。

少年脚步轻快地朝着一个木屋走去,来到门口时,他脚步放慢,声音轻柔得不可思议地说道:“姐姐,我回来了。”一边说,少年一边推门而入。

随着少年步入木屋,铜镜中,渐渐现出一张白玉床,然后,躺在白玉**的女子,慢慢露出了面容

几乎是那女子面容一露,铜镜外的大尊便双腿一软,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
他跪在地上,双手捂着脸,低哑欢喜地唤道:“姐姐……”

这隔了数千年的一声呼唤,是如此的绝望和悲伤,这时的他,哪里还有属于巫族大尊的冷酷模样?

大尊哽咽了一声后抬起头来,他颤抖着伸出手,慢慢抚上铜镜中的女子的脸。

躺在白玉**的女子,也说不出多美,她看起来二十来岁,面目清秀,紧闭的双唇透着种倔强和冷漠,像是受了重伤似的,女子的脸色非常难看。

铜镜中的少年,在小步小步地朝女子走去,可让他出乎意料的是,就在他终于来到女子身边,牙一咬,颤抖着伸手抚向白玉**的女子脸颊时,那手却在离女子半尺处,被一种无形的光膜重重一弹,转眼鲜血淋漓。

这一幕显然在少年的意料当中。他低低一笑,狼狈而又痴迷地唤道:“姐姐……我就只是想碰一碰你。”

他说这话时,声音很低。很委屈,也很隐忍。

不过白玉**的女子显然伤得极重,一直昏迷着,根本不可能听到他的话。也是,如她这样修为的人,要不是伤得太重太重,已无法盘膝运功。才会像个凡人一样直接躺在**靠睡眠来疗伤。

镜中的少年,这时已坐在了床边。他瞬也不瞬地望着女子,神情痴醉……

镜中的少年在痴迷地看着女子,镜外的大尊,也在如痴如醉地用手指刻画着女子的模样。他一边温柔而眷恋的抚过她的眉眼,一边低哑沧凉地唤道:“姐姐……”

这一声唤,也许充斥了太多年的深情和悔恨,有着太多的渴望和痛苦,竟是令得坐在一侧木**的白发老人睁开了眼。

老人看了泪流满面的大尊一眼,先是一惊,转眼他皱起眉峰,寻思片刻后,撑着虚弱的身体。慢慢走出木屋,再把门轻轻关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