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长生

第90章 凡人味

第九十章 凡人味

中年人把天帝的旨意念完后,朝我说道:“魏枝,这个巡察令你收好,凭着这令牌,你不管到哪个城池,都可向当地城主要求调派兵马,凡诛魔一事,所有修士都需听你号令。”

说到这里后,中年人笑了笑,他温声说道:“恭喜魏仙子,这可是一步登天啊。”转过身,他又向天君说了两句话,便毕恭毕敬的退了下去。

中年人一退,花园中又变得安静起来,我低下头把巡察令收好,想要离开,不知怎么的,却又回头看向天君。

我对上了光是站在那里,便如玉如剑,无比的俊美威仪,却也无比的冰冷无情的天君。抬头对上他始终冷冰冰,毫无感情波动的眸,我心里一堵,便弯着唇角轻笑道:“阁下,陛下说我可以自由出入天君城了,我是应该听陛下的,还是听天君您的?”

我这话说得轻描淡写,可终究带着种嘲笑,带着种挑衅。

天君听到我这问话,他抬起头来,静静的,如以往的无数次那般,遥远而又高高在上地瞟了我一眼后,他轻蹙着眉峰,说道:“天君城的结界已经解了,你以后可以去那里。”

多平静的语气,仿佛他说出的是多么简单的事儿。

可我听着他这话,胸中却有一种莫名的郁闷越堆越沉。

想来我也是可笑的,明明当初是我自己说,愿意离开天君城的。可他真应承了,真说出那句永远不许魏枝出入天君城的话后,我还是恨上了他。可不。这么一会,我逮到机会便嘲讽起来了。然后,他现在顺着我的语解了禁令,我却更恼他了。

我嘴张了张,又张了张,半晌却没有发出音来。于是我冲着他昂起头,睥睨地冷笑一声。就在这时,静静看着我的天君。突然轻声说道:“别哭……”

我哭了吗?我怎么可能哭了?我明明在显摆我的不稀罕的!一惊之下,我伸手朝脸上摸去,别说,这一摸。我才发现自己的眼眶真湿了。

没想到我还真哭了,这时刻,我又狼狈起来,狠狠地瞪了一眼天君,我冷笑道:“我才没哭。”我昂着头趾高气扬状,“你眼睛有问题,我那不过是风吹迷了眼。”转眼我又继续冷笑,“你当你那破城,我就稀罕去么?其实不用你赶。我自己早就厌了那地方,早就下定决心离开那鬼地方了。”

天君却只是看着我。

对上他的目光,我莫名的又狼狈起来。重重瞪了他一眼,我呛声道:“姓炎的,你别以为你多了不起,也别以为你那破城多了不起,别以为我多稀罕你……”我还待说几句狠话,天君却开口打断了我的话。他声音很低,“可以了。魏枝。这不是你的性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