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长生

第97章 说话

第九十七章 说话

第二天一大早,一个玄衣骑把我叫到了天君身侧。

天君已经准备出发了,看到我到来,他微微颌首,示意我骑上一匹天马,然后,他的天马与我的天马同时起步,绕着巨大的映月结界缓慢飞行。

左右都是天君的人,我不想看他们,便把注意力完全放在映月结界上。

几天来第一次这么专注地盯着映月结界,盯着盯着,映月结界里那跳跃变幻的七彩光线中,其中的一些光线突然在我眼中交织成一个有迹可循的线路。

因那个线路太像阵法,我不由惊咦了声。听到我的惊咦声,良少在一侧问道:“魏枝,你怎么啦?”

我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回过头说道:“没有,我应该是看错了。”现在再看映月结界,依然是变幻莫测的光线,哪有什么阵图线路?

良少点了点头,也不再说话,倒是天君转头向我看来。看了我一会后,天君开口道:“各自散开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随着他一声令下,众人都四散而开,不知不觉中,我的身边,已只有天君一人。

这时的天君,在策着天马飞行了几十步后,一直看着前方的他,突然说道:“魏枝。”

我转头看向他。

天君没有看我,他望着前方轻声说道:“我从来没有看轻你的意思。”他顿了顿,过了一会又补充道:“魏枝。你从来都不卑贱!”

他说的是肯定句,我听得眼睛一涩,连忙弯起唇来笑了笑。

这时。天君又低声说道:“青涣他们,或许是有那个意思。不过我不是。我从来不会因为任何外在的原因向人开那种口!”

他是想说,虽然青涣和众长老都劝过他,要他利用我把那情劫完整的渡过去,可他一直都不愿意。昨天他之所以开口,是因为他自己想开那个口吧?

刚刚想到这里,我便又自失的一笑。转过头看向远方,我暗暗想道:魏枝。你怎么还是这样?一次又一次,一遍又一遍,永远都会自作多情地替他找着借口。你凭什么觉得他想说的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?

在我暗中警告着自己时,天君又开了口。这一次他的声音有点低沉,“魏枝,你是凤凰的事,千万不可告诉任何人!”顿了顿,他道:“你身边那个慕南,也不能告诉。”他不是个习惯说人闲话的人,说完那句话后,蹙了蹙眉,好一会才继续说道:“慕南……气息挺奇怪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