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长生

第122章 一夜长大

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夜长大

我想,我现在真的是比较强大了,我明明睁着眼,明明只是随手甩出两个结界,可那些天界来人,在魏都转了一个圈,特意跑到这里转了又转,在我头顶上飞了又飞,都一直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。而这些人中,不乏白发长须的高手大能。

到得傍晚,这些飞来飞去的人都离开了。而在最后一缕残阳挂上红艳艳的天空时,一阵低缓有力,无比熟悉的脚步声缓缓传来。

那脚步声,先是出现在山峰上,似是围着山峰转了许久,他一步一步朝着潭边走来。

天君出现在潭水边了。

与初次见到,如以往的任何一次见到一样,他依然是那般俊美轩昂,一袭淡金色的长袍穿在他身上,把这个人衬得非同一般的尊贵。

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穿淡金色的袍服,果然不愧是要当天帝的人了,这衣裳一穿,一种凛然尊贵便扑面而来,他不再像以前身着白衣时那般遥远飘渺,反而是全身上下,都透着一种让人高山仰止的贵气和威严。

如今,这个威仪赫赫的男人,正站在潭边,眉间微锁地看着远方。

也许是因为他威仪太重了,也许是因为他已是称孤道寡的人,光是站在那里,这男人身上都如带着薄冰,都带着让人退避三舍的薄凉。

我一直用神识看他,这时刻,我终于慢慢转头,终于用我的眼。静静对上他那华美的脸上深锁的眉峰,对上那明显消瘦的面孔。

他瘦了,我想。

我怔怔地看着他。就这般看着他,看着他站在潭边一动不动,看着他这般无比孤寂又无比威严地站在那里,看着他眉间紧锁眼带忧郁,看着他寒气外泄无人敢亲近。

我就这般看着他。

他在潭边这一站,便是一整天。

直到一夜过去,东边日出。他才眨了眨挂着露水的睫毛,拖曳着那身代表尊贵的金色袍服。优雅而又缓慢地转过身。

我目送着他离去。

他离去时,脚步很慢,却也很稳,他的每一步都很沉重。更显得威严。

慢慢的,他的身影消失在山峰后。

在他消失的那一刻,我猛然向后一仰,两串泪水顺颊流下。

我一动不动地仰躺在潭水中,睁大眼流着泪看着天空中。

曾经有无数次,我体内属于魏枝的那一部分,都在叫嚣着跑出去,跑到他面前,抱着他的双腿。告诉着他,我会改,他不喜欢我的地方。我通通会改,只要他还在我身边,我可以把自己改得和以前一模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