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长生

第134章 欢喜事

第一百三十四章 欢喜事

听着布帛撕裂声,我越发挣扎起来。

就在这时,这个双手在我身上游移的男人哑着声音说道:“帮我过了这三个月。度过这三个月后,我给你自由。”

这是什么意思?

突然的,一阵无法言喻的悲伤涌上心头。

在我怔忡中,男人的气息越来越乱,我闭上双眼,任由他滋滋地撕去身上布帛,就在身上大凉的时候,我声音沙哑地问道:“就一个月?”

男人低声回道:“恩。”

我越发闭紧双眼,又问道:“过了这一个月,彼此再不相干?”

男人沉默了一会,回道:“……是。”

这个是字一出,我想笑了,事实上我也轻轻笑了下,强行压下涌出咽喉的,翻涌的难受,我轻声说道:“好!”

也是我愚蠢,他不过是态度**了些,我便以为他终是放不下我的。

是啊,我若是不愚蠢,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准备放弃这个男人时,却又被他轻易迷惑?我若是不愚蠢,怎么当众击杀天妃的事也做得出来?我若是不愚蠢,以我凤凰之能,这天下之大自可逍遥,我却总总在他身边留连不去?

是了,是我愚蠢!

压下喉头翻滚的痛楚,我半睁开凤眼,朝着男人看去。

比我高了半个头的男人正低着头,努力地撕扯着我身上的最后一点遮蔽。平素里。他总是淡漠又威严,不过现在,他却是双颊微红。清澈的眼眸也黑得泛了红,甚至他的薄唇,也因刚才用力的噬咬的缘故,透着种红润。

炎越之俊,本来天下无双,这般动情之后,那神色眸光中。更带上了无尽的难以言说的生动。

我怔怔地看了他一会,突然伸出双手按上了他的手。

也许是我的手太凉。炎越被冰了一下,他一怔后,抬头看向我。

我也在看着他。

四目相对,我冲他嫣然一笑。然后,我哑声说道:“让我自己来。”

炎越定定地看了我一会,手一拂,我被封的灵力多了一丝可以周流。

身上一得了力,我便再次朝他灿烂一笑,这个过于灿烂的笑容,在令得男人痴怔之后,我慢慢退后一步。

我退后,在他一瞬不瞬地的注视中。身上最后的几块布,变成了艳红艳红的纱。

这大殿如此幽深,我的皮肤本又白得晃人。这般剩下的几缕的红纱挂着,呈现在炎越眼中,便是惊心动魄的艳。

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。

看着我抚过胸前的他,他低哑地说道:“我来帮你。”

说罢,他再次上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