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长生

第180章 魔后的家乡

第一百八十章 魔后的家乡

属于神的记忆太过震荡神魂,我闭关一年,头痛得欲生欲死,恢复的记忆,都是成神以前的。

我记起来了,我前一世痴恋的师尊,便是林炎越的前世。

几乎是这个认知一浮出脑海,我便狂笑起来。

我笑得前仰后俯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真是痴傻啊,怪不得前世的我也说我是“痴子”了。两世痴恋,万年追逐,到头来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。

我不停的大笑,不停的流泪,恍惚中,前生今世的对同一个人的痴愚,一起浮出心头,恍惚中,那纵是轮回转世,纵是沧海桑田也无法变化的,对一个人反复生出的心动,也浮出心头。

恍惚中,我竟有了一些喜悦,不,喜悦的不是现在的我,是前世我留下的那丝残念,前一世,我寻了他数万年,走遍了亿万星辰,可直到身殒转世,都不曾再见他一面,所以,知道这一世竟然还能见到他,我的神魂深处,是喜悦和欢乐无边的。

他与我已然成敌那又怎样?他娶了妻从来最爱的不是我那又怎样?至少他还是活生生的,至少我想见他时,不需要跨越亿万光年,不需要走遍无尽星空,不需要永生永世的遥望。

他还活着,还能让我偶尔看到,便是一百年看一眼,一千年看一眼,也是值得的。

我那神魂深处,此时欢喜无限,她是那么庆幸,要不是当时果断的选择死亡,重新转世,又怎么会与他再次相遇?

无穷无尽的喜悦和满足,从灵魂深处炸了出来。像是那烟花,在那一瞬间,极尽生命的妍丽。

欢喜过后,我从地上坐起,从储物袋里拿出凤凰木和我血脉激化时焚化而出的木晶,开始雕刻起来。

我雕刻的是,是一个白发红袍。俊美夺目的青年。他虽只有人小腿高,却宛如有着生命一样的眉目灵动,生机无限。

这已不是雕像。而是傀儡术了,遗自前世的傀儡术,寥寥几刀,便道尽生命奥妙。这个小人要不是双足都固定在一块树根上,只怕已如正常生灵一样能走能笑了。

而它。正是炎越魔帝。

我唇角含笑,暗暗想道:等找到炎越魔帝,就向他讨一滴血滴上,以后。我便是与他再无相见之日,也不会有遗撼了。

我微笑着,双手打出一个又一个玄奥的符诀。随着那符诀流入小人的体内,小人的眉目越来越生动。

当第九个符诀投入它体内不久。小人开口了,他温柔地朝我而笑,温柔地向我唤道:“魏枝。”

小小的林炎越抬头看着我,眉目温柔地说道:“魏枝,我好想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