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长生

第188章 药玉傀儡

第一百八十八章 药玉傀儡

我猛然抬起头来。

对上炎越魔帝的双眼,我呆了呆,不一会,我转过身朝外走去。

我走得很快,一下子出了正宫,见无人注意,我打开符信,朝着良少说道:“青涣是不是还没有死?他关在哪里?良少,我现在必须见他一面。”

良少沉默了一会,向我报了一个地址。

这是一个山洞。我来到山洞外围时,都能清楚地感觉到洞口由炎越亲手布下的阵法的熟悉波纹。

我向良少要了进阵的法诀,三不两下便闪过阵入了山洞。

山洞幽深而长,也不知怎么弄的,却也阳光充足,我走到的第一间监牢,便看到了正闭着双眼似睡非睡的青涣。

往昔那个斯文优雅的青涣,现在还是那么斯文优雅,我打量了一眼,发现他丹田完好,身上也没有被锁拿的痕迹,可以说,除了山洞的那个阵法,青涣竟是自由之身。

就在这时,青涣也感觉到了什么,他缓缓地睁开了眼。

见到是我,青涣笑了笑,他懒洋洋地说道:“我一直在想,什么时候炎越再把你弄回魔界,什么时候你有那个自信跟他随意提要求,那么我们就可以见一面了……原以为,我至少要等个十年二十年的,没有想到你来得这么快。”

我怔怔地看着他。

仔细把他的话回味了两遍后,在牢房外面坐下。慢慢从储物袋里掏出酒类水果吃食。我一样样的掏,每拿一样便问一声,“要吗?”

青涣倒也光棍。他衣袖一甩,把我拿出的吃食全部挪到自个面前,便盘地大嚼起来。

于酒肉飘香中,我开口说道:“对不起,这么久才来见你。”

青涣随意地挥了挥手,一副懒得回答的模样。

我致过歉后,抿了抿唇。有点想直接开口,犹豫再三后。还是以闲聊的语气问道:“青涣,我一直好奇你为什么会帮我。你是前任天帝安插在炎越身边的人吗?”

青涣仰头倒下一盅酒,随意的用袖角找干嘴角,回道:“我是一个孤儿。是炎越的父亲把我救回,又放在炎越身边的。我欠他一条命,曾经答应过,如果有机会,会还他一次人情。”

原来如此。

我开口说道:“是呢,你从来都不喜欢我,上次却为了救我冒这么大的风险,原来是这个理由。”

说了这么一句废话后,我想了又想。终是问道:“青涣,你知道炎越受伤的事吗?他腰间有个很大的怎么也长不好的伤口,你知道吗?”

青涣抬头瞟了我一眼。一派随意地说道:“依稀知道一点,不过具体是个什么情况,那伤口什么样,我是不知道的。炎越那厮骄傲得紧,不会宣于人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