误长生

第194章 父子对话

第一百九十四章 父子对话

我们在类灵域足足度过了四十几天没羞没臊的日子。

这些日子中,我们大半的时间是在榻上度过的,虽然我还能喘气时,总没有忘记疏理炎越体内的阴寒,可更多的时候,我是连手指头也不能动一下。

四十几天后,我们直接挪移回了魔帝宫。

我们抵达魔帝宫时,已是夜晚,而我一觉醒来时,发现自己住着的,那个关了我十年的院落,再次被阵法封锁起来。而我的男人,再次不见了踪影。

虽然这一次,我是知道他为了什么忙,可炎越这种动不动就把我幽禁的行为,实在让我恼火,于是我开始折腾起那个让我痛恨的禁锢阵来。

我整整折腾了一个月,直到靠着偶尔想起的前世记忆,才让禁锢阵松了一线。

这松开的一线,虽然不足以使我跑出去,更没有对破阵起到作用,可偶尔的,我总算能看到外面的行人,或者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了。

就在我欣喜得意之时,正殿处,一个愤怒地叫喝声传入我的耳中,“老夫早早就说过,天界的天帝姓炎,咱们魔界的魔帝,不能还是姓炎!现在报应来了吧?天界那个实力堪比神人的老天帝一出关,咱们的魔帝就整整三年不见踪影!”那喝叫声响到这里,猛然咆哮起来,“姓炎的,你既然敢在这么关健的时候消失三年,又何必现在冒出来?你知不知道?我们死了一千七百万魔族才形成的大好局面,现在全没了!全没了你懂不懂?天界六十一洲,现在已全部被夺了过去,那十条通道,你父亲几个符箓一扔,砰的一声炸了个十万里烟尘!姓炎的,你到是说说,这三年你去哪里了?”

什么?

我呆了呆,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就在我火急火急地想知道炎越怎么回答时,那丝缝隙给飘开了,这个方向的传音,我是一个字也听不到了。

听不到传音,也不知道后面的情况,我实是忧心忡忡,一个人在院落转来转去一阵后,我重重地把自己摔在榻上,恨恨地想道:下一次再见到他,绝对不会轻易原谅!

我急了一阵,又冲了出去忙活起破阵来。可忙来忙去,却似是所有的运气都被我用光了似的,接下来三个月是再无寸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