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游戏分身

第74章 我的地盘

第七十四章 我的地盘

用井水来酿酒李军倒还听过,比如那些什么古井贡酒之类的,可是用河水来酿酒,除非那条河的河水已经干净得可以拿来食用,并且对人体有害的杂质不多,但饶是如此,与其用河水来酿酒,还不如用矿泉水呢。

“为什么要用河水来酿酒?”李军问道。

丁二爷极其骄傲的向李军介绍道:“在我的家乡古尔斯堡高原,有着一条贯穿整个高原的河流,叫做伏尔多斯纳河,伏尔多斯纳河是我们古尔斯堡人民的母亲河,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勤劳勇敢的古尔斯堡人民,古尔斯堡的女人们贤慧可人,古尔斯堡的男人们骁勇彪悍,正是因为古尔斯堡人民从小就是喝河酒长大的,只要取出一些伏尔多斯纳河的河水,再运用特殊的办法将它浓缩,就可以变成美味香醇的伏尔多斯纳酒了。”

将河水浓缩就变成酒了?

李军虽然不懂酿酒,但大致也知道酒是用粮食、葡萄,以及其他种类的可食用植物发酵酿造而成的,即使假酒也是由化学物品酒精和水勾兑而成,如果河水浓缩就可以变成酒,那按李军这个好歹接受过填鸭式九年义务教育,外加高中大学洗礼的牲口的理解,伏尔多斯纳河岂不是一条低度酒精所组成的河流?

毛非那牲口失恋的时候曾经请李军喝过假酒,那滋味可不好受,酒的味道也极其怪异,就算是低度酒精浓缩,恐怕也无法浓缩出如此香醇的美酒。

不过管他三七二十一,李军实在是没有办法抵御丁老头那个酒壶里飘出来的酒香了,仰着脖子咕噜灌了一口,才发觉丁老头并没有跟他开玩笑,这酒烈得简直要把喉咙给烧着了。

正当李军寻思着找口水来降降这股喉咙里这股灼烈感的时候,喝进喉咙处的伏尔多斯纳酒的烈度似乎又发生了改变。

先是那股灼烈极速降温,缓缓柔柔滋润着喉咙,这种感觉很是美妙,可李军又还没来得及彻底感受这股美妙感觉的时候,那股温热的柔和又渐渐变成一股冰凉感觉,轻轻淡淡,以一种极为爽透的感觉频频刺激着李军的心房。

短时间内就起了无数种奇妙变化,这伏尔多斯纳酒真他娘给力啊!

“怎么样,好喝吗?”丁二爷瞇着眼睛,微微笑着问李军道。

“先烈后醇,先苦后甜,这真是好酒啊!”李军回味着伏尔多斯纳酒说道。

“可惜如此美味的佳酿,喝一次就少一次了。”丁二爷拿过酒壶猛猛灌了一口,那布满沧桑和皱纹的脸上划过了一丝忧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