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干爹官好大

第4章 姨妈太生气

第4章 姨妈太生气

苏蜜桃跑出楼梯口时,就见到停车场旁站着两位聊天的保安,回头没看到楼梯上有人追赶下来。她四周张望,根本没见到姨妈的身影。不要管她了,先离开这里再说。

苏蜜桃把摄像机放进背包里后,快步脚步。同时喘息未定的回头,没发现那个男人追赶过来,就匆忙离开小区,出去搭上出租车回家。

苏蜜桃坐在车子时,惊魂未定地打开手机,给姨妈打电话。

“喂,姨妈,你在哪里?”

姨妈正守在福庆酒家的门口外,接电话反问:“我在民主路福庆酒家门外,你姨父在里面陪人家喝酒。我刚才打你手机,怎么关机了?”

苏蜜桃解释说:“刚才有人打电话给我,我怕手机发出响声,就关机了。”

“哦,那你就耐心等等。他刚才上楼去了,没几分钟就下楼来。我猜他喝过酒后,肯定回去找那个女人玩。你帮我拍几张照片,明天我就去法院告他。”

苏蜜桃委屈的带着哭腔说:“姨妈,你快回家吧,差点吓死我了。”

“怎么了?你是不是被人发现了。”

“呜呜,我差点被人打死。”

“那你等等,姨妈赶紧回去。这个臭男人,今晚就放过一马。”

苏蜜桃先回到家里,吓得把门窗都关起来,生怕那个可怕的陌生男人会闯进来掐死自已。等到姨妈回家时,在确认她的声音后,才敢开门。

苏蜜桃把摄像机的录像放给姨妈看,姨妈瞪着大眼一愣一愣的。

“姨妈,这个男人是谁呀!”

姨妈摇头说:“我不认得,也不是你姨父。”

苏蜜桃委屈的抹着泪水说:“我就躲藏在客房的衣柜里,等了好久,就听到主卧室里传来办事的声音。我就以为是姨父和那个女人,谁知却是别人。天呀,好可怕,幸好我逃出来了。”

“这,这事就怪了。”姨妈满腔狐疑的问,“这个女人就是昨天咱们见到的。怎么她又跟别的男人上、床玩了。难道是他们几个男人共用一个女人?”

苏蜜桃生气地叫嚷说:“哎呀!姨妈,你别胡思乱想了。干嘛不直接问姨父,你疑神疑鬼的,差点让我被人打死。”

姨妈不甘心的说:“蜜桃呀,你再把影片播放一遍,我得仔细看看。”

姨妈看了几遍,仍然认不出那个中年男人是谁?

苏蜜桃仍然是惊魂未定,去用花香沐浴露过澡后,就穿着件白se(一秒记住 .2100game 看最快更新)镶花边的真丝睡衣,坐在真皮沙发上,让姨妈给揉搓着脖子。脖子被那个男人紧紧的掐住,都起道道红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