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干爹官好大

第75章 替干爹疗伤

第75章 替干爹疗伤

苏蜜桃陪同干爹在沙发上搂抱亲吻后,静静地躺在干爹的怀抱里看一会儿电视。总感觉到干爹可能年纪大了,或是跟金如意做多房、事后,弄伤了身体让他精神恍惚。没有像当初那份激、情和爱意。尽管这样,都会让苏蜜桃感到幸福和快乐。

当两个人的恋情结束,那份新鲜好奇的感觉消失后,只留下那份纯真淡定的感情。平淡无奇悠然自得的爱意,才是真正生活的内涵。就像姨父姨妈那样,没有每天我爱你你爱我的甜言蜜语,没有浪漫情、调的气息,只有平常争争吵吵,吃饭睡觉工作的平淡事情。但是他们彼此深爱对方,没人能分开他们。

两人坐一会儿后,就去卫生间洗澡。苏蜜桃拿着毛巾替干爹揉搓身体时,仍然发现他的东西毫无反应。软绵绵的下垂,没有生气的像根毛毛虫。若是放在以前,干爹的硬度和炽热,能让苏蜜桃兴奋得陶醉不已。

蔡伟看着苏蜜桃的双手,不停的搓弄着东西和两个鸟蛋儿,失望沮丧的说:“蜜桃,干爹已经报废了。”

“没事了,干爹,我帮你洗干净。”

“如果明天再硬不起来,干爹就上医院去瞧瞧。”蔡伟抚摸着她的脸蛋说,“干爹是自作孽不可活,也算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。可是你跟干爹在一起,干爹绝对不会亏待你。”

苏蜜桃微笑的安慰说:“干爹,你别胡思乱想。”

爱上干爹,并不只有床、上的亲密关系,而是在一起时彼此都感受对方的爱意和快乐。每天能够看到干爹一眼,能够牵一次手,能够跟他搂抱亲吻一次,对苏蜜桃来说,已经知足了。

苏蜜桃替干爹擦拭身体上的水滴后,就替他裹着条沐巾跟他回到房间。苏蜜桃去客厅倒杯水回来时,只见干爹已经扯掉沐巾,光条条的躺在床铺上。那根东西软巴巴的下垂着脑袋,没有半点反应。

“干爹,你先喝杯水。”

蔡伟羞惭的说:“蜜桃,去柜子里拿些壮、阳药。干爹不吃的话,就不能陪你玩。”

“不要了,干爹。”

“难道你不想跟干爹一起玩吗?”

苏蜜桃递过水杯喂给他喝说:“干爹,只要你爱我,搂抱着我入睡,我已经知足了。”

“如果只是这样,干爹会对不住你。”

苏蜜桃喝过剩下的半杯水,拿着空杯放在床头柜后,就让干爹趴在床铺上,然后光着赤luo的身体坐在他的腰间,伸出双手给他按磨。先是揉搓着他的太阳穴,然后脑门,最后是脖子两侧,然后沿着腰间再到脚底。

蔡伟翻身平躺在**,不解的问:“蜜桃,你是不是学过按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