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办公用品

余额不足

陈太忠对任娇,真的是有点迷恋了,不过,似乎这种迷恋来自于一种发源于生理上的本能,而不能归到“爱情”之类的情感中去。

老舍说过,“情种只生于大富之家”,那意思就是说,吃穿不愁的主,又悠闲得无聊,才会考虑这种比较奢侈的情感。

陈太忠不是情种,他想追求的东西多着呢,不过,他既然已经瞒着任娇,偷偷地收回了须弥戒,那么,作为一个情商在日益提高的男人,他认为在离开凤凰市之前,自己应该给任娇买点东西,不管做人做仙,都不能太操蛋。

或者,我应该给她一个惊喜?陈太忠对自己说,那些粗制滥造的电视剧里,并不缺少类似的桥段,他当然知道有样学样地做。

要是搁给他在仙界的脾气,哪里知道什么送人惊喜?觉得有必要了,大不了就是甩出点仙石,“喏,想买点什么自己去买,快走快走,别在哥们儿跟前碍眼!”

哈,哥们儿我最近,有点小资情调了啊~陈太忠一边美不滋滋地评价着自己的情商,一边却是在绞尽脑汁地考虑着一个问题,到底该买点什么好呢?

他知道,送人礼物,是考验人情商的一个重要指标,所以,他必须仔细斟酌才行。

送任娇须弥戒,那绝对是可以让她满意的,可他好不容易才狠心收回来,再送出去,那岂不是成了小儿行径?

想来想去,陈太忠猛然想到,送她一套情趣内衣,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,他最近在某些事情上开窍了,知道了营造气氛的重要性,觉得这礼物比较合适。

最关键的是,他觉得任娇在**,是非常**的,心里就隐隐有些期待:穿上这套内衣,她会不会变得更**呢?

等到了内衣店门口,陈太忠才猛然想起一件事,我好像……不知道任娇的内衣尺寸啊,该买多大号的呢?

陈太忠闭上眼睛仔细回忆了半天,不得不承认,如果不是用手量的话,他还真不知道,任娇穿多大的内衣。

可是,售货员显然不会照着他的手势卖内衣,而且要说让他根据手感,在售货员内找出一个同任娇身材仿佛的女人,难免就有“耍流氓”之虞。

虽然耍流氓的国家公务员很多,但我不是!陈太忠先赞叹了一下自己的高尚思想,然后考虑一下,做出了一个很烧包的决定:号很多么?大不了哥们我一样买一件,反正我有钱!

是的,原本吕总给的钱就没花完,又从蒙晓艳那里弄来一万,在买手机之后,他还剩了四千多,在九六年,口袋有这么多现金,那算得上是有钱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