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以身试枪

余额不足

才走到手枪的掉落处,彪哥猛地一个转身,“噗通”一声跪了下来,用杜鹃啼血的声音哀求着,“陈哥,我求您了,小弟知道错了,您就别再玩儿我了!”

这几步路并不长,但是就在这短短的几步中,太多太多的东西涌入了彪哥的脑中,这家伙要我开枪打他,为什么?

可是,留给他考虑的时间,并不是很多,仓促之间,他得出了一个结论:这是陷阱,对方就像一只猫一样,在戏弄自己这只可怜的老鼠!

这个比喻,彪哥自己并不喜欢,但事实并不以他的喜恶为转移,他非常清楚,毫无疑问,自己和对方的差距,似乎比猫和老鼠之间的差距,还要大一些!

想想刚才就知道了,自己手里拎着手枪,对方都敢毫不含糊地站在面前,肆无忌惮地嘲弄和讽刺,这说明什么?说明人家完全有信心在自己开枪之前发出致命一击!

丫肯定是在试探我,是不是真心地认栽!彪哥终于做出了判断,事实上,这种戏弄人的事,他自己也做过一些,不得不承认……那确实是比较让人开心的。

猜到了这种思路,那么,他下跪的目的就很明显了:我认栽了,我不玩了,我玩不起,以后我躲着您走还不行么?

陈太忠却是不为所动,冷哼了一声,“哼,看你这点出息,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个是你开枪打我,一个就是……开枪打你自己的头,你选吧……”

“这是你逼我的!”彪哥怒吼一声,那枪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到了他的手中,“砰”地一声,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,枪响了!

我打中他了!就在那一刻,彪哥无比地自信,他做过军人,对自己的枪法,他有相当的信心!

微弱的月光下,陈太忠高大的身影静静地呆立在那里,巍峨如山,一动不动。

彪哥却是长出一口气,慢慢地站起身,走向了陈太忠,手中的五四还在不住地吞吐着火舌,“砰”“砰”“砰”……

直到他打光了所有的子弹!

五四手枪的弹夹,弹容量为八发,彪哥确信,就算头一发他自己没观察到细节,但是剩下的七发,绝对是弹弹咬肉的!

这家伙,居然还没倒?他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“我说,你不用这么吓唬人的吧?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走上前,伸手去推站立着的陈太忠,死都死了,你丫还站着不倒,打算做个雕塑么?

这不是他头一次杀人,所以,并没有那种初体验者手足无措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