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奇案一桩

余额不足

白杰听到这里,实在忍不住了,对着二级警司嚷嚷开了,“是他们,一定是他们搞的鬼!”

二级警司虽然生气,但他也不是很待见眼前这厮,而且,他在办案,公私还是要分开的,“我承认,他们有嫌疑,你呢?你就没有嫌疑了么?事实没有调查清楚之前,大家都有嫌疑。”

“至于说,他们的反应,我倒不认为不正常,”警司侃侃而谈,“换给是我,我也会看你笑话,这个反应,不但符合情理,也符合逻辑,所以,我认为你不能以这个为由来指证他们。”

他的意思很明显,小矮子,你还是说点有用的吧,别纠缠在这种事上了,早点破案,大家都轻松。

“他昨天说了,你就不怕车丢了?”白杰手一指陈太忠,他终于想起了点什么,“还说这里的民风不是很淳朴。”

“你真的这么说了?”警司的眉毛动动,看看陈太忠。

“没错,我是这么说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“有什么问题么?我那可是好心来的。”

“今天凌晨四点到六点这段时间,你在哪里?”警司的表情,严肃了起来。

“这个时间,我当然在睡觉。”

“有谁能证明么?”

“没人,”陈太忠摇摇头,用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看着他,“我还没结婚,而且,作为一个国家公务员,我对个人的私生活是很注意的。”

“你是国家公务员?”警司的眉毛皱了起来,上下打量他一番,这年头,村长标榜自己是公务员的,可不多见,“你不是东临水本村的人?”

前两天负责办理李凡丁案子的,并不是此人,否则,也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。

就在这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,警司一边死死地盯着陈太忠的双眼,一边接起了电话。

电话里声音很大,是一个娇美的女声,“杜警司么?那三台失踪的车辆,我们找到了!”

那三台车距离这里的位置,并不是很远,就在十里之外的西凤村。

村里有老人睡得轻,约莫在五点来钟的时候,感觉地面颤了两下,这老人急忙爬起来,叫醒了家人,“山神爷发怒了,山神爷发怒了!”

这是村民们对地震的一种说法,听到老头这么喊,全家人忙不迭披着被子扯着毛毯,蹿到了院子里。

他家这么一折腾,别的村民也醒了,村里大多是砖木结构的房屋,甚至还有土坯房,听说是地震,谁不怕?

可他们左等右等,也没再等来什么晃动,就有人歪嘴说闲话了,“寒冬大腊月的,这不是折腾人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