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又见假摔

第四十九章 又见假摔

回去的路上,杨新刚为自己的书记讲解了其中的缘由。

“那一千四,是用来招待的招待费,能报销的,哪怕花五千四,也是办公费用,可跟咱们街道办要的五千呢,那是有规矩的,不要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派出所不是吃财政的么?”陈太忠有点不理解,“咱们是街道办啊,给他们这五千,有什么说法没有?”

“别人给,咱们就给了呗,反正真算起来,这点夜班费不算什么,”杨新刚多少有了点酒意,又着急在新的领导面前表现,说不得就要解释得详细点,“派出所吃财政?呵呵,他们什么都吃,只吃财政怕是早饿死了。”

这个,陈太忠却是知道的,听到这里,他终于点点头,“敢情,这钱他们不要,咱们也不会领情,人家索性就要了,是吧?”

“没错,”杨新刚连连点头,“要不回这钱,派出所脸上也无光啊,他们宁可把这五千全花在招待你身上,这钱依旧是要讨要的,他们要是不要,别人就难免歪嘴,‘呀呀呀,开发区派出所有钱啊,该要的钱不要’!”

原来只是随大流啊?这弯弯绕还真的不少,陈太忠一向很讨厌做这种揣摩人心的勾当,可眼下看来,不仔细琢磨的话,真的是不好开展工作呢。

“社会科学,果然比自然科学难学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认为,自己的修炼,属于自然科学。

事实上,社会科学远比他想像的还要复杂,第二天,他刚到潘珂旻主任那里,提了提派出所要钱的事儿,主任大人登时就倒了一地的苦水出来。

苦水毫无新意,无非就是哪个街道办的工厂又倒闭了,街道办下属的服务公司负担有多么重,又有多少应收款没收回来,反正就是俩字儿——没钱。

没钱就没钱呗,陈太忠也没在乎,反正他这政法委书记只负责沟通,把事情汇报了就没他的事儿了,他又不是街道办的主任,拨钱的事儿也不归他管。

才从主任办公室里出来,他就看到了十七,在街道办的院子里,油头粉面的他正在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。

咦,这家伙来这里做什么?陈太忠有点好奇,三步两步走出来,没成想,正听见那个重点培养的青年干部,街道办组宣委员赵璞在那里骂人,“什么陈书记?我们这里,没有姓陈的书记,我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

十七倒是不卑不亢,回答得振振有词,“陈太忠,那不是陈书记么?我昨天见过他的,你别告诉我说他是个骗子吧?”

“嗤~”赵璞嗤之以鼻,“我说,那不过是个第三副的副主任,政法委书记是他兼的,兼职,懂不懂?真是没知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