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章 宝相庄严

第八十五章 宝相庄严

再见吴言的时候,吴书记的脸上,已经多了一丝憔悴,陈太忠有点愕然,不会吧?人说女人一过三十老得快,也不能快成这个样子吧?

“太忠来了?”吴言一见到他,马上就露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,站起身掠了一下头发,“呵呵,坐,我给你倒点水。”

“我不渴,”陈太忠直接拒绝了她,他可不知道,仅仅吴言这个笑脸和主动倒水的举动,一旦传出去,就要羡煞所有凤凰市未婚的男性年轻干部了,或者,还得加上不少已婚的……

“吴书记你找我,是为了邝舒城的事儿吧?”

“是的,”吴言没听他的,拿起个杯子向他示意,“喜欢喝茶么?嗯,大红袍、碧螺春、龙井,还是花茶毛峰?”

“毛峰不是绿茶么?”陈太忠的思路,终于被暂时引开了。

“毛峰有两种,花茶和绿茶,”吴言拿起个精致茶叶桶,“好了,就是毛峰吧。”

比耐心么?陈太忠心里冷笑,呵呵,那就比好了,我就不信,沉默一阵会死人,当年我修炼的时候,沉默的时间,计数单位都是十年、百年的呢。

堂堂的美女书记,慢慢地洗茶泼茶,而小小的街道办副主任,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,这情景,当真有点诡异,还好,已经下班了。

看着陈太忠不紧不慢地在那里啜茶水,吴言等了半天,才缓缓开口,“这次约你来,是组织的决定,而不是我个人的意思。”

你的意思,跟组织的决定有冲突?陈太忠马上就听出了话外的意思,不过,人做事总有点惯性,他习惯了不开口,一时倒也没什么发言的兴趣。

“邝舒城主动辞去党内外一切职务,”吴言直勾勾地看着他,“退出所有已得非法收入,永远不再踏进天南省政界,你觉得,这怎么样?”

这关我毛事?陈太忠有点恼火,你们怎么处理他,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跟他又没有什么个人恩怨,你倒是说说,这个政绩,该怎么折算吧,我对别人没兴趣,我关心的是自己的仕途!

见他良久无语,吴言轻叹一声,眼角隐隐有鱼尾纹显现,“唉,这个决定,是尧东书记和段市长协商以后做出的,不关我什么事儿。”

我管他是谁做出的呢,问题是这政绩算谁的?又该怎么算?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他俩没说别的什么吗?”

这话说完,他才发现了老大的一个问题,敢情,吴书记,算是章系的人马?

很多事情,其实是非常微妙的,他之所以能有这么个发现,全是因为吴言的称呼,已经把这种远近表露得一览无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