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 你殉葬好了

官仙

?陈太忠禁不住傻眼了,按新华书记的说法,这蒙通好几年了,你是他的爱人,你俩结婚的时候,你多大啊?

还有那蒙晓艳,八成不是你亲生的吧?

“很高兴再次见到你,”唐亦萱点点头,随即转身,“跟我来吧。”

靠,你这是跟我说话?什么态度嘛,陈太忠有点不爽,不过,看她迈开修长的双腿,纤细的腰肢在午后和煦的春风中款款摆动,齐肩长发轻轻飘动,他的心中,忽然升起了些许的不忍。

这么年轻貌美的女人,居然成了寡妇,其实……也挺可怜的。

有了这个想法,他心中的不快被驱散了不少,他甚至有心情来打量一下市委大院了。

大院里的道路很宽,平坦的水泥路面将房子隔成一排一排的,这些房子都是独门独院的小二楼,连样式都一模一样,古朴而典雅,看不出任何的富贵气象,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,反倒显出了不同寻常的庄严和肃穆。

蒙通家在第三十九号,院中有两棵碗口粗细的丁香树,长得比较整齐和繁茂,给人一种很雅致的感觉。

“尝尝吧,这是正宗的武夷山明前野茶,”唐亦萱端来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,“别人刚捎来的,我认为,你会喜欢的。”

我会喜欢?陈太忠心里冷笑,他对茶叶,其实并不怎么讲究。不过饶是如此,他也曾经为了尝鲜,去武夷山偷过那几株大名鼎鼎地、长在石壁上的、由武警看守的大红袍。

那都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前的事儿了。

“今天找你来,有事商量,”唐亦萱自顾自地说着,洁白如玉的脸上没什么表情,看他的眼神也像在看一个陌生人,“希望你能不吝出手。陈副主任。”

“我不喜欢你这个称呼!”陈太忠眉头皱皱,紧接着嘴角一扯,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意,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知道了你是蒙通的老婆,就会像其他人一样地卑躬屈膝忍气吞声?呵呵,你觉得可能么?”

听到这话,唐亦萱眉毛微微一挑,随即轻笑一声,“呵呵。你很大胆,这么些年来,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跟我说话地人,尤其是在知道我的身份以后。”

“话不投机半句多,我没心思管你的事儿,看来,我得告辞了。”陈太忠说着就站起了身。他最见不得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主儿了,跟我摆谱,你配么?“我是政府工作人员,很忙的。”

“你不忙,我知道,”唐亦萱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你的工作已经移交了,人也马上要去党校进修了。呵呵。你有大把的空余时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