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所谓规则

第九十五章 所谓规则

太忠并不知道这件事里的曲折,所以,他真是有点感古,你放心,这事我帮你想办法,那家伙到底是分局的还是市局的?叫什么名字?”

“他要是分局的倒好说了呢,”古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消沉,“妈的,是市局的,叫刘东凯,他说是赵茂斌老爹的初中同学,操的……”

“这话他敢直接跟你说?还真的无法无天了呢,”了,显然,这俩的同学关系,是古才知道的,否则古没理由不提前通知他的。

那其他的事情就很好猜了,这个叫刘东凯的家伙刚才肯定跟古明示了,最起码也是**裸地暗示了:你丫得罪了我的同学,所以,老子要给你小鞋穿!

做事做得如此明显,报复报得这么肆无忌惮,实在是太欺负人了,以陈太忠的骄傲,那是绝对无法忍受了,“刘东凯是吧?好了,这事交给我了!”

挂了电话,他的火气久久不能消退,可是,冷静下来一想,这事儿,似乎并不是那么好办的,他该怎么对付这个刘东凯呢?

一直以来,陈太忠都是抱着“以血还血以牙还牙”的处世原则,姓刘的敢这么欺负人,他就一定要在这一点上欺负回去!而不是简简单单地打两棒子闷棍就能出了这口气!

可是,公报私仇地修理刘东凯?这事明显超出了他地能力范围。修理好说,但公报私仇,难度就太大了。

而且,他还要考虑,怎么样才能免去古的处分……

看来,是得给杨倩倩打个电话了?把段卫华召唤出来?陈太忠有点迟疑不定,这件事虽是可大可小,但他自认。自己和段市长还没熟络到那个份儿上——两人压根儿就没见过面的。

他正在这里琢磨不定,唐亦萱在一边发话了,“刘东凯?这名字我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呢?”

晕死了,旁边就坐着一尊大神呢,我到处跑什么啊?陈太忠轻轻一拍额头,咧嘴一笑,“呵呵,不好意思,忘记是在你家了。”

他这话绝对是实话,因为他对唐亦萱的戒心。已经降到一个极低的程度了,可是这话,气得唐亦萱差点没昏过去。

美丽的女人,最痛恨的是什么?绝对不是别人对自己的骚扰,只要那骚扰者不要形象太差,那或多或少还能满足一点女人地虚荣心,她们最痛恨的。是男人的无视。而眼下,陈某人做得实在是有点过分。

不过,她多少是个见识过大场面的人,而且她身处的位置,决定了她所思考的东西绝对不同于普通的草民,所以她很坦然地无视了陈太忠话里的不敬,“这个人,是不是……地税局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