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七章

第一百二十七章

据郭晋平郭总经理估计,任书记的家产,当在五千万到一亿之间,要是算上其他明里或者暗地的股权之类的隐形资产,怕是还能再多出那么六七成出来。

这是一个以利益为经、乡情为纬所织成的庞大的网络,任书记到底有多少钱,怕是除了他本人之外,没人能说得清楚。

“使劲榨一榨的话,没准……他真能出得起两亿,”这是郭晋平最后的总结,毫无疑问,这话多少有点教唆别人犯罪的嫌疑。

他这么一说,就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个多小时,陈太忠见他谈兴极高,心下一软,少不得从须弥戒中又拎出两瓶水。还有一筒灭害灵,扔了下去。

不过,听了最后这总结,陈太忠也反应了过来,估计这厮是平日里被架空架得怨气太大了,兴许,是想借我地手除去任卫星,丫好自动上位?

可是。该怎么对付任卫星呢?这显然又是一件比较费脑筋的事儿,他想了半天,才问出了一句,“你知道不知道,跟任卫星有利益关系的秦系干部有多少人?”

郭晋平谈得兴起,一时间也忘记了有些东西须小心言语,说不得就要略微夸大一点事实,“跟他走得近的,大概就二十多个,不过有利益关系的。两三百是肯定有的!”

他这么说,自然是想强调一下,任书记人脉那么广,兜里的钱怎么可能少得了?这是一个隐晦的暗示。

殊不知,他这话却是起了相反地作用,陈太忠一听就有点发毛,这么多人?

罗天上仙也会发毛?没错!他真的有点毛了。

陈大仙人是很狂妄的。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。但是遇到人多的情况,他多少是有点心理障碍,被众仙人合力围攻的老事就不用提了,只说报考公务员时激起众怒的场景,也让他记忆犹新,而且时不时地以此提醒自己:惹人不要紧,不过,别一次惹太多人。

听到两三百人这个数量。他就有点犹豫了。显然。这桩买卖是太大了点,他吃不下。也没办法吃,树敌太多,是官场的大忌。

按他原来的计划,他以为市政工程公司里,是郭晋平在负责,所以,他掳了人出来,打算好好消消对方的气焰,然后再勒索一笔钱财,拍拍屁股走人。

等郭晋平饿得半死的时候,他会设计让吕强和其他几个工程公司地债主“偶然经过”一下,“好心地”将总经理救出来。

想来这救命之恩,郭晋平总是要报答的吧?那就把欠款结了不就完了?至于郭总在事后会不会怀疑元凶就藏在这几个恩人中,那倒也不怕,让人吃哑巴亏,那是陈太忠的强项,无非就是该如何

救”设计得巧妙点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