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

第一百四十一章

牌玩到这个程度,想继续也是不可能,陈太忠转身收拾好钱物等东西,就昂然离开了。

路过刘望男的时候,他还不忘记轻佻地在她的脸上拧了一把,嘴里轻笑着,“宝贝,今天我赢的的钱,回头让十七收拾出来,算我送给你地……”

十七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,略一思索,才轻出一口气,慢慢地摇摇头,佩服啊佩服,陈哥果然是做大事的人,今天玩的这一手,实在是太牛逼了!

陈太忠对钱不太看重,而他又受不了刘望男被人骚扰,才做出了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,换给任何一个神智正常的主儿,三十万人民币和三十个下岗女工的岗位,该如何取舍,那还用么?

可十七偏偏地从中看出了名堂:陈哥这一手,才是真真正正的强势!

有钱不拿,证明人家不缺钱,接着,又自顾自地提出了要求,根本容不得别人还嘴,而且提的要求,还是一般无人过问地下岗女工岗位的这种小事。

这不但强调出了他政府官员的身份,更是明显地表达出一种意思:对此人而言,眼前众人在其眼中,根本是蝼蚁一般的存在,不值得他去认真对待。

这是一种绝对的、目中无人、睥睨天下的强势!

十七还清楚一点,路韩城是自小娇生惯养的,长这么大,怕是连类似地气都没受过,陈哥若是用别的手段,小路那厮难免还会有不服气的念头,说不定会背地里使点坏什么的,可眼下这一手,那绝绝对对地把小路镇住了!

任何一个脑瓜够用的人,估计都不愿意招惹这样的强势人物吧?

若是陈太忠知道十七会这么想,怕是都会有点傻眼。哥们儿只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啊,哪里会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?

不过。不管怎么说,他今天是又痛快淋漓了一把,虽然时间已经晚了,没办法再去图书馆之类的地方了,可今天总是办了不少事不是?

最让他高兴的,还是帮刘望男挣了点钱,做男人嘛。自然要有一个做男人地样子,再说,望男有了钱,自然也亏待不了常寡妇母女俩。

嗯……常寡妇?想到这里,陈太忠禁不住又想起了任娇,任老师那里,我好像很久没送东西了吧?

哥们儿早就想好,要给她买个手机来地!陈太忠看看手机上地时间,还有二十来分钟才到下班,拦了辆车就向电信商场赶去。

九七年时。电信尚未拆分,行业垄断地位牢不可破,虽然凤凰市已经出现了不少电话和手机的专营商店,而且价格低廉,但很多人还是愿意去价格高昂的电信商场购买电话、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