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被骚扰了

第一百六十二章 被骚扰了

问题大不大,还不是在人说?呵呵……”张玲玲高深笑,眼睛直视前方,专心致志地把着方向盘。

“你就说说嘛,我很好奇啊,”陈太忠的脸上,又泛起了灿烂的微笑,张科长用眼角的余光扫一下他,心里禁不住砰砰跳了几下。

终于,在一个红灯前,她停下车,转头看看这个大男孩,送给他一个妩媚的笑容,“这都是组织上决定的,呵呵,好奇心这么强,可不是什么好事哦,不过,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

陈太忠直视着她的眼睛,耐心地等待下文。

张玲玲被他这么一看,下意识地垂下了眼皮,随即将目光转回正前方,抬手掠一下额前的发丝,“这样吧,晚上你有空没有?”

她的嘴角微微地有些上翘。

“晚上?”陈太忠有点愕然,他仔细想了想,其实晚上除了跟任娇或者刘望男打打友谊赛,也没什么重要事情,可是……“这事很复杂么?”

张玲玲侧头看他一眼,没有说话,不过那意思很明显:你不用问复杂不复杂,反正现在我是不会告诉你的!

“好吧,那就晚上吧,”陈太忠也觉得无所谓,他点点头,“嗯,心情酒吧怎么样?我请你喝黑方,可以吧?”

黑方就是黑牌威士忌,他不喜欢喝这玩意儿,不过在招商办这几天,他算是领教了这里同事们对洋品牌的崇拜了,尤其是女同事,简直可以用疯狂来形容。

有时候,他会怀疑那些女同事同他一样。也是穿越者,不过,他来自仙界,那些女人却是来自枫丹白露或者曼哈顿第五大街之类的地方。

所以,请张科长喝黑方,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,不管怎么说,幻梦城地黑方也卖到三十元一盎司。一瓶四百多呢,人头马之类的……似乎有点太贵了吧?

“黑方?”张玲玲嘴角的笑意,越发地明显了起来,“那酒的劲儿,可是不小呢……”

事实证明,陈太忠最近,越来越会揣摩人的心思了,张科长很痛快地接受了他的邀请。并且开着她自己的公爵车,载着陈太忠前往心情酒吧。

找了一个僻静的雅座,点了些干鲜果品,几杯酒下肚。张玲玲地眼神,开始变得迷茫了起来,“唉,自打离婚之后,很少有这么开心和放松的时候了……”

哦,你离婚了?陈太忠点点头,举起了手中的酒杯,轻轻一碰对方的杯沿,微笑着抿了一口。“呵呵,开心就好了……”

你离不离婚,开不开心,关哥们儿什么事啊?这世界上不开心的人多了,我招呼得过来么?你倒是说内幕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