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谁更清醒

第一百六十六章 谁更清醒

太忠你倒是会享福啊,手机不开又不在单位,急死我封笑眯眯地冲陈太忠点点头,“要不是阎教授说知道你在哪儿,我可真是要问倩倩那丫头去了。”

张开封来找陈太忠,自然是旧话重提,他一直想把家的资金,争取到清湖区来。

对这个设想,陈太忠十分地不解,而眼下张开封能追到幻梦城来,诚意倒也不算不足了,“开封区长,小陈我有点不解啊,你的清湖区那里,还能有那么大的土地,来规划这么个厂子么?”

“呵呵,这事不着急说,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你了,这儿有洋酒吧?”张开封笑笑,他也知道这幻梦城的鼎鼎大名,所以,他既没有带司机也没有带秘书,而是拎个手包非常低调地来的,正是私人相会的那种性质。

“洋酒啊,有,不过,白兰地只有金牌马爹利和人头马vsop,道,咱们凤凰人,比较认威士忌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点头,心中的奇怪不减反增,不过,既然对方想多沟通一下,他倒也欢迎,“呵呵,开封区长想喝什么?算我的。”

“太忠你这是什么话?你要再这么说,我二话不说,转头就走,”张开封的脸色立刻就是一沉,眼睛也瞪得老大,再配上他壮硕的身材和大大的肚腩,一时颇有些不怒而威的肃然。

“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吧?好不容易遇到一起,有你掏钱的份儿么?”

你转头走好了,我又没请你来,陈太忠心中暗暗地回了一句。

不过。眼下的他,肯定不会犯这么原始的错误,而且,这里好歹也算是他小弟地产业,有人愿意主动探头出来挨宰,也是喜事一桩,“呵呵,开封区长说得对啊。是小陈我疏忽了。”

“那就是了嘛,太忠你也不想想,这点帐,我这儿直接走招待了呢,”张开封很满意他的知错能改,于是口风略松,道出了其中原委,“你那儿怕是不好处理吧?”

这话。是人所周知的秘密,说出来也没什么神秘或者震撼的感觉,但是张区长作为当事人,能这么坦坦荡荡地说出。也是不把陈太忠当外人的意思了,要知道,被人恶意猜测和授人以柄,那可是两个概念!

一边说着,他的头一抬,向服务员伸出一个手指,“一瓶vsop,嗯,五盎司的杯子。这里有吧?”

咦?听到这里,陈太忠禁不住斜眼瞟一眼张开封,难道说,张区长你也是从枫丹白露或者伦敦金融街穿越来的?喝酒就喝酒吧,至于这么麻烦么?还说什么……五盎司,直接说三两地杯子不就完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