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5章 架出去打

第二百零五章 架出去打

午时分,陈太忠开着那辆O牌桑塔纳在路上横冲直撞,副驾驶座上,手紧紧地拉着车门把手,“那个啥,太忠,要不……还是我来开吧?”

一想到能亲手扁人,总就说不出地兴奋,梁天驰本来不放心,想跟着来呢,被他严词拒绝了,“你和小裴在医院等着吧,跟太忠在一起,你们还有啥不放心的?”

而眼下,他有点后悔了,太忠这驾驶技术,真的不是让人很放心……错了,是很不让人放心!

“你开得慢点,我有点晕车了!”

“你不是戴着墨镜呢?”陈太忠很不满意,这厮自从坐上车就一路嘀咕,我陈某人还会“万里闲庭”呢,那倒是不会晕车,问题是能告诉你么?

“我这不是赶时间呢?熊茂他们在‘好又来’喝酒呢,去得晚了找不见人怎么办?”他很讨厌别人说自己不行,哪怕是驾驶技术!

前不久,陈太忠的手机收到了那三人的资料,他才说要出去帮瑞远买一副墨镜,省得别人认出来,就不好听了,结果又一条短信发来,说是那三人接到双开通知之后,正找了一个地方喝闷酒呢。

这个信息来得很蹊跷,而且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,不过,陈太忠也不在意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还不如赶来看看。

不是陷阱的话,他就抓到人了,是陷阱就更好了,他能借此搞出点风风雨雨来,到时候家想不领情,怕是也不好意思吧?

奇怪的是。瑞远对他的信心不是一般的强,虽然他强调了,这次或许会有点危险,但总直接来了一句,“跟你在一起,能有什么危险?”

这话……陈太忠很爱听,不过想想万一有什么意外,他还得分出些仙灵之气保护那厮。心里又有点不痛快,人呐,就是这么矛盾。

总算还好,两人冲进那个小酒店地时候,三个酒意上头的警察正在那里拍桌子瞪眼地发牢骚,附近几桌根本没有客人敢坐,服务员也躲得远远地。

“这警察,不做就不做了呗。熊头儿,咱们三个摸着做点买卖好了,您不是有门路么?”一个年轻的警员发着牢骚。

“就是嘛,”另一个随声附和。“就冲着熊头儿的人面儿,早该下海做点买卖了,湖西区谁还敢不买账?”

“,那是说话呢,”熊茂苦笑一声,旋即又狠狠地一拍桌子,“我早就不想干了,可今天一想到要脱了这身皮,心里这滋味……”

“滋味儿不好受吧?”陈太忠走上前。笑眯眯地接话了,他带着一种怜悯的目光,很“哀伤”地点点头,“是啊,不能随便打人了,遗憾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