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章 智愚难辨

第二百一十一章 智愚难辨

叫我吃饭,不是为了家总部的事儿?陈太忠还真的是哥们儿自我感觉太好,太……得瑟了?

看着他目瞪口呆的样子,张开封拍着桌子笑了起来,脸上的褶子笑得都能夹住蚊子腿,“哈哈,太忠你要真那么想帮忙,我当然求之不得啦,哈哈~”

“你没这意思,那当我没说好了,”陈太忠讪讪地回句嘴,他心里这个郁闷,那就不用提了,张开封笑得越开心,他心里就越憋火。

啧,要不要使个障眼术,给这家伙的筷子上,弄上半只蟑螂呢?

不过,想想刘望男就在一边,陈太忠还是中止了这个会带给他些许快感的打算,上次杨倩倩的反应他还记忆犹新,这年头害人不要紧,但把自家人搭进去就没什么意思了。

“好了,你能帮张哥想,张哥很高兴呢,”张开封拍拍他的肩头,肥嘟嘟的脸上,露出了些许真诚之色,“我张某人,从来都是说话算话,你要是方便,帮我争取一下,那是最好了,不方便就别管我了,又不是多大的事儿。”

敢情,张开封看着那么多人对家的投资虎视眈眈,心里也有那么几分底虚,而他所想的将家总部设在清湖的法子,却是太容易招人记恨了。

张区长能混到今天这一步,跟个人的能力没什么太大关系——事实上到了他这种级别,很少有人是单纯靠了个人能力爬上来的。

他能坐稳这个区长,只是他在官场混迹得够久,也够低调。等闲不招惹什么人,再加上上任区长毫无征兆地被突然调任,他又及时地豁出面子,走动到了段卫华处。

若是陈太忠愿意一力帮他搞定家,张开封倒也担当得起,可陈太忠要是阳奉阴违,表面答应了他,转头再跟其他人歪嘴。那么他惹的人,未免就多了一点,这不符合他不招摇的行事风格。

想想就知道,陈太忠因为照个相,都能莫名其妙地惹了城建委地李勇生,张开封非常清楚谨小慎微在官场的必要性。

当然,这些事情,都不是他找陈太忠的原因。张开封热情相邀陈太忠,却是心里有一篇大文章要做,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。我朋友从香港稍了不少好东西来呢,拿进来给你看看?”

“先喝酒吧,”陈太忠被涮了一道,心中有点不满,很奇怪,别人骚扰他,他烦得受不了,可张开封摆明了不是因为瑞远来的,他心里又有点隐隐的失落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