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下马乡

第二百一十六章 下马乡

了陈太忠的按摩,当天下午,瑞远和梁天驰睡得死别说考察了,没吐都已经是不错了。

等到五点多的时候,安道忠带着葛副主任来访了。

他俩当然不是看醉汉的笑话来的,实际上,混惯酒场的,一般都有各自避酒或者醒酒的窍门,也有那些酒场强人,如打不死的小强一般,眼看着喝得奄奄一息只差吊水了,三两个小时以后却又虎虎生风。

遗憾的是,这种人并不是很多,梁二人睡得如死猪一般,看起来晚饭是不能安排了,原本安主任打算在晚上接着灌这俩呢。

这是阴平区喝酒的一贯风气,遇到大事或者重要客人,不喝酒不行,喝得不够惨也不行,否则就是招待不周和偷奸耍滑。

这宾馆原来是县委招待所,后面有个极大的花园,陈太忠实在闲得没事,在这里散步吐纳,正在得趣之际,却见安主任两人走了过来。

“太忠,真是好酒量啊,”安主任一见他没什么醉意,登时伸个大拇指出来,“中午你喝了有四瓶吧?这么快就没事了?”

“哪儿没事啊?尿出来的尿都是酒味儿呢,”陈太忠假意苦笑一声,他实在不想在这种事上自夸,初入官场时,他还以酒量惊人而自矜,等习惯了这种骄傲之后,回头看看,却是自己作弊得来的,似乎也没什么成就感。

他正说要转移个话题,触目安道忠身边的葛副主任,登时就想起来中午酒桌上的不快,“葛主任。中午你旁边那个小杜是什么人啊?怎么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人,也能出现在酒桌上?咹?”

一年多地官场生涯,已经将陈太忠身上的草莽之气和闲散出尘的味道冲淡了很多。单单一个“咹”字,语气里已经带出了一些淡淡地官威。

葛副主任一听,就是满脸的尴尬,他苦笑一声,“呵呵,年轻人,喝多了嘛,陈科长你不要理他……”

安道忠一听这话不是个路数,不由得转头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副手,“中午。你身边的小杜……哦,杜忠东啊,那家伙做什么了?”

当着陈太忠,葛副主任怎么好意思重复那话?少不得又苦笑一声,“那孩子被惯坏了。安老大你还不清楚?”

“人家说我小小的科长,给马县长敬酒,纯粹不知道死活。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同学,“哈,看起来他还能做了马县长的主呢。”

安道忠一听,就知道陈太忠记恨上此人了,不过杜忠东这家伙也真是的,人家都跟马益友和湖生坐一席了,你这侧席的没事嚼什么的舌头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