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 隐藏的仇恨

第二百三十二章 隐藏的仇恨

宽想说的是,若这帮人走私的不是违禁品,那就一定层背景,那个死了的枪手保护的年轻人,绝对不是黑道上的人!

那人实在太年轻了,混黑的如果在这个岁数长上那么大肚子,不遭横死才怪,十有八九是商家或者官家子弟才对!

不过,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了,陈太忠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呵呵,是么?”陈太忠笑着反问了一句,却是没再说话,他不是好路子?靠,他要敢再没完没了,哥们儿一定要让丫明白,什么样的人才叫操蛋中的王者!

“哼,你要是害怕,等他们问你的时候,说是天南狗脸彪做的就行了,”狗脸彪冷哼一声插嘴了,“也省得连累你。”

事实上,虽说他的胆子有时候确实大,可他更明白,那个小屠是自杀,就算有警方介入,也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,他之所以这么说,无非也就是向陈哥表表忠心而已。

这一点,陈太忠也早想到了,要不,那五颗弹头杀五个人都够了,还打什么胳膊和腿?

他还想在官场上混呢,所以,能不给人留口实的话,还是不要留下的好,虽然这么做,感觉会有点憋气。

听到狗脸彪相激,阿宽干笑一声,没承认也没否认,而是顺手拍了拍陈太忠的马屁,“那是那是,陈叔是什么人啊?在这儿都敢拍他们,他们要是跟到天南,那可是自寻死路了,哈哈……”

江湖汉子讲究的就是一个刀头喋血。不过,若是说江湖汉子只是头脑简单、四肢发达的莽汉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。能有所成就的人,很少有脑瓜不够用地!

只会玩气血之勇的汉子,注定成不了什么大气候,想混得好,想成为人上人,光有血性是不够的,还得会察言观色,懂得顺应潮流。

显然,阿宽就是一个比较有眼色地主儿。

这一点,跟官场颇有几分相合之处。混官场光有真才实学是不行的,可光有关系的话,也不可能上位到什么样的高度——除非你的关系实在太硬。

按说,陈太忠听到这话,心里应该极为受用才对。不过,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,透过重重夜幕。他发现,一个瘦小的身影正偷偷摸摸地向自己一群人摸来。

还好,他从对方身上,感应不到什么杀意,一时也懒得动作,于是站在原地不动,笑吟吟地看着阿宽和狗脸彪以及马疯子三哥人白活。

那黑影潜至距他们七八十米处,停了下来,伸出瘦小的胳膊,向这边招招手。

陈太忠看得颇为不解。你丫这是冲谁招手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