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 又加人了

第二百三十五章 又加人了

还不都是你害的?”听到陈太忠这么说,蒙晓艳白他

“是我害的?”陈太忠更纳闷了,“有没有搞错,我肯定不可能玩传销的嘛,那东西有什么意思?无非就是骗点钱,我差那点钱吗?”

94、95年的时候,传销的危害已经+主要的生存土壤在城市里,远没有发展到后来那么天怨人怒。

97年那阵,传销由于名声越来越臭,纷纷改名为直销,时大部分的传销,是有产品的,不是随便拉个人要“人头费”那种,而且也不是违法行为。

受这个名声所累,98年国家直接明令禁止直销了,2001年更是出现了国家打击传销办公室,直到那时,传销才由地上走到了地下,传销的手段也才因此变得越发地恶劣了起来。

在陈太忠和大多数人看来,传销不是个好东西,明明百十块钱的东西,非要卖到大几千甚至上万,只是,当时国家还没有明令禁止传销或者说直销,所以,大家也只能站在道德的角度去谴责这些人。

更多人想的是: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你们想挣钱去挣好了,不要拉老子垫背!

而且,那时禁锢人身自由的传销者也很少见,所以,陈太忠虽然不喜欢传销,但也不认为任娇参加传销,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,无非就是钱财上的一些损失而已。

可蒙晓艳怎么能说,任娇参加传销,是他害的呢?

两人一路走一路说,直到来到了蒙晓艳的别墅。陈太忠才搞清楚了其中地原因,敢情,这件事还真的跟他有关!

前文说过。任娇所在的凤凰市五中地校长,是个老色鬼,老色鬼的爱人,是凤凰市教委的办公室主任。

主任大人最近迷上了传销,就借着手中的这点权力,到市教委所辖的各个学校去推销产品,甚至她找了师专的同学,将传销推进了行政级别比凤凰市教委还高一级的凤凰学院内!

在凤凰学院内,她的推销不是很成功,但是在教委所辖的各个学校内。她还是发展了相当一批的下线,是地,虽然她并不是强行推销产品,但总有那些缺乏门路的老师,愿意借此搭上教委的路子。

至于同她身份相若的干部。出点钱凑趣的也不在少数,反正大家都没指望靠这个发财,只当是赞助你了。留份情面,大家日后有什么不急不就地事情,也好张嘴不是?

反正传销这东西之所以害人,是因为大家当了某人的下线之后,为了赚钱,着急发展自己的下线,只要不去发展,只做个消费者,除了金钱上地损失,基本上也没什么再大的害处了。何乐而不为?平日里可是拎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