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章 挖坟头

第二百四十一章 挖坟头

女人操蛋起来,比男人还要操蛋得多!”这是陈太忠法,跟蒙晓艳相比,哥们儿还是太善良了一点。

他还真没想到,她居然能提出帮自己下迷药的建议,不管怎么说,唐亦萱也是你名义上的母亲啊。

当然,这个建议被他堂而皇之地拒绝了,“蒙老师,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,如果你要乱搞的话,小心有不良后果哦~”

事实上,他心里有五成以上的把握,可以比较轻松旖旎地推倒唐亦萱,所以,如此煞风景的事,他是不会去做的——哥们儿现在可是很会讲究情调了呢。

哪怕就算……就算推不倒也无所谓啊,唐亦萱是他这一世里,少有的他极为赏识的女性,他也不希望她因为自己心情变得糟糕。

不良后果——这个词从陈太忠的嘴里说出来,对蒙晓艳的威力,那是可想而知的,她脸色一变,随即又轻笑一声,“呵呵,我是试探一下,看看你俩的关系是到了什么样的程度,看你这人,倒叫起真了?”

是这样吗?陈太忠用不确定的眼神打量了她两眼,终于叹口气站起身来,“好了,我去结账,下午还有工作呢。”

当天下午,瑞远打了电话给陈太忠,大意是说,中午同丁小宁谈得很开心,现在他有点事儿急需办理,想问问陈太忠能不能派俩警察再带一辆警车去找他?

而且,瑞远不想让他把这件事捅出去,“……嗯,这是私人请求。跟招商办的业务无关,我在凤凰也没啥信得过的朋友,还只能找你了。”

陈太忠一听。就直觉地认为,八成瑞远是想刨那石碑去了,“这倒不是啥大事儿,我认识的警察真地不少,不过,你得说地方啊,要不我怎么给你协调?”

地方就在横山区,这个现象似乎比较正常,宁家巷本来就属于横山区,而横山区又横跨了市区和郊区。埋块石碑应该是比较方便的。

那就更没问题了,陈太忠甚至想的是,直接把古喊过去就完了,挖块石碑,屁大点事儿。没必要那么兴师动众地吧?

谁想,瑞远死说活说一定要他跟来现场——哪怕警察不来都行,你不来可是不行。太忠,咱俩还是不是兄弟了?

“算我倒霉啊,摊上你这么个兄弟……”陈太忠悻悻地撇撇嘴,不甘心地挂断了电话,这两天哥们儿都要忙死了,你还这样?

陈太忠召唤古,那自然是要多方便有多方便了,不多时,古就开着警车来接他了,车上还随行了一个姓马的警察。那是古的心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