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1章 所谓历史

第三百二十一章 所谓历史

怖活动?陈太忠一听,就明白这位打的是什么算盘了个参议员是不打算讲理了,人家是想罗织罪名,把自己三个弄起来再说。

这种阴险事儿,陈某人是常做的,不过他真没想到,这里的参议员,操蛋得跟自己也有得一比。

要是陈太忠只是一个人的话,当然不怕这个,他还巴不得他们把自己弄起来呢,可是,牵扯到了两个处得不错的同事,他就不便太过分了。

“你就是那个同性恋参议员德拉诺埃吗?”不管三七二十一,他先扔了一顶帽子过去,“你这么空口白话地胡说……难道我曾经拍过你的裸照吗?”

“你拍吧,我还怕你?”德拉诺埃登时勃然大怒,一边说着一边就脱下了西服,然后伸手去解西裤皮带,“我脱给你们大家看看……”

此君一向是特立独行的主儿,这件事后,他跟很多人说当时自己是被那个古怪的东方人催眠了,但是没人相信他的话——德拉诺埃的话能信,公鸡就能下出蛋来……是的,鸵鸟蛋!

很久以后,巴黎市选举出了一个左翼市长,也叫德拉诺埃,是不是此君就不好说了,但是一样地喜欢放空炮和作秀,而且毫不隐晦地宣称,自己是个同性恋者。

若是真是此人的话,那么他对中国一系列不友好的举动,就可以充分地理解了,任是谁在大冬天里将裤子脱下来,都会成为一场难忘的记忆。

扯远了,眼下,在人声鼎沸的机场,一场**秀即将上演……

当然,这么有伤风化的事情,警察们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,说不得,包围着陈太忠的警察中。就分出了两人,上去控制住了德拉诺埃。

那厮还不屈不挠地挣扎着、反抗着,粗壮警察见不是那么回事,抽出警棍,对着他的后脑狠狠地来了一下。

整个世界,终于清净了……

陈太忠被带回警察局了,不过,王玉婷和谢向南却被警察们礼送到了大使馆……当然。送他们只是顺路,警察们要做的是,落实此人的身份,若真的是中国政府地官员。那就要做出适当的抗议。

在当天晚上,陈太忠才被从警察局里接出来,不过还好,看起来他身上并没有什么异常。王玉婷最是沉不住气,“太忠,他们有没有欺负你?”

“他们敢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他一点都没有被人保出来的那种郁闷。“哼,落后就要挨打,软弱就要吃亏。这帮家伙也就是属狗的。欺负欺负老实人而已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