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章 真正的小人

第四百一十八章 真正的小人

太忠要张瀚交出底牌,张瀚怎么可能答应?

他摇头笑笑,一本正经的那种,“陈科,您是高人,我信,真的信,可是……架不住我张瀚是小人啊,小人,就是有小人的逻辑。”

“您跟唐姐说说情,不管成没成,我总要给您一个交待,”张瀚并不想因此惹恼陈太忠,“我这就是小人之心,主要是为了自保。”

他的话说得挺婉转的,但是毫无疑问,张副主任最担心的,还是陈某人吃干抹净不认账,情报的珍贵之处,也就在这儿了,捂得住的才叫情报。

而且——“跟唐姐说说情,不管成没成”这种话,也相当地主观,陈太忠要是说“我说了,唐姐她不答应”,张瀚大可以不认的——“你这是糊弄我呢,你把唐姐叫过来,要她亲口跟我说一声不答应,我就认你说的是真的……”

再往后,那自然就是嘴皮子官司了,反正,张瀚这么做,就是强拧着陈太忠办事了,至不济,他也是想明明白白地挂了前程,而不是便宜了那些猥琐小人——比如说眼前这位。

他这一手,还真算计对了,只是这么解释出来,对自己可是真够糟践的,不过张副主任心里别有一番计较:古来韩信尚有**之辱,目下情形,也不过就是官场生涯中的诸般磨练之一而已。

他有他的理由,可陈太忠不答应啊,陈科长的嘴皮子功夫可不是白给的,“我说张处啊,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,不过,你调戏唐亦萱,也养成习惯了,可哥们儿我还要做人啊……”

他双手一插腰。

恨恨地看着张瀚。眼中诸多无奈一览无遗,“你这是柿子烂了不怕摔,可你有没有替我想一想?你交待的间谍案,要不是那么一回事儿,我该怎么办?”

“我准备了一年了,能是假的吗?”张瀚看着他,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了。“至于陈科您的担心。还是那句话,我是小人,只懂得为自己考虑。”

这下,陈太忠还真没辄了,张瀚都铁嘴钢牙地自认小人了,正所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,他纵有千般手段,可也无法骗出人家地情报了。

“好了太忠,咱们走吧。”这个节骨眼上,蒙晓艳发话,说完她也不等陈太忠地反应,牵起任娇的手,两个成熟惹火的背影,婷婷袅袅地消失在了门口。

张瀚一见蒙晓艳走了,略一错愕,等反应过来,却发现陈太忠也不见了,一时间只觉得两眼发黑。长叹一口气,将身子重重地摔进了沙发背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