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6章 荆老上门

第四百六十六章 荆老上门

荆以远是昨天晚上拿到陈太忠的名片和那块玉砚的,小孙女一回来,他就二话不说把东西抢到手钻进了书房。

陈太忠写的那三个字,倒也还罢了,玉砚上那十六个字,才让荆以远爱不释手,陈某人对一期甲骨文其实并不是很擅长,读没问题,写可是大问题,正如他说的那样能凑出这么两句话来,殊为不易。

可既是他想尽办法凑出来的话,那字体自然是相当原汁原味的,荆以远一眼就看得出来,若不是其年事已高,生活又极其规律,怕是要抱着放大镜连夜琢磨了。

今天上午,荆以远自然还要好好揣摩这块玉砚,一边看还一边摇头叹气,“唉,字太小了,字太小了,要是能写得大点,那就好了。”

荆以远的儿子荆涛是天南大学的教授,今天没课,去了趟学校就回来了,听老爷子三番五次地念叨,嫌字儿小不好看清楚,说不得就打电话埋怨了王玉婷一番,“小婷,你那朋友也真是的,不知道把字写得大点,你荆爷爷的身体不好,你又不是不知道……”

王玉婷还真没想到,陈太忠的字会把老爷子迷得神魂颠倒,所以,她才会给陈太忠打去电话,想借着问特快专递的事,再问问能不能给老爷子弄几个字来,当然,是要大一点的。

荆以远听说陈太忠来了素波。这激动地心情,就不能平静了。他年事已高,身体也不太好了,要是去凤凰找陈太忠,倒不是支持不下来,但没人敢让他去。

那他当然要着急见见这个年轻人了,若是其晚来四五天,他将字研究得差不多的话,倒也会未必这么着急了,可眼下。这份心情却是无法按捺,“嗯,他办公事,我不打扰,不过……我去找他总可以吧?”

王玉婷登时无语。还好她知道今天陈太忠是接飞机来地,而这两天全国的天气都不太好,尤其北方还下了大雪,飞机误点倒是也正常,于是打个电话给陈太忠碰碰运气。

这种情况,陈太忠还能说什么?反正他是不敢离开,说不得只能站到饭店门口去恭恭敬敬地等着,荆老给他写的那两幅字儿。搁在四五年前随便也能卖个万儿八千的,至于现在嘛……那就是无价的东西了。

他都出去了,说不得小贺和小田也只能悻悻地跟在他身后,心里却是恨恨地嘀咕。陈科这也太能折磨人了吧?咱们可是赶了一上午的路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