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1章 水库剪彩

第四百九十一章 水库剪彩

吕强搞的这个水库,还真的有点闹心,临到剪彩了,名字居然还没定下来,可是乡里已经不能再等了,马上要过年了啊。

还好,在昨天上午,市委办公厅终于跟王小虎招呼了一声,名字有争议,可以暂时搁置,不过,这种民生工程是不能停下来的。

其实,委办的招呼打得很含糊,一方面淡化水库命名的“个人崇拜”问题,另一方面却是要区委多向吕强做做工作你行善事是好事,不过,也不要太难为政府好不好?

所以,王小虎前来参加的时候,水库的剪彩仪式上,写的是“太忠库(暂命名)揭牌典礼”,纵然是这样的横幅,梁建勤那儿也是大力反对的。

于是,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,红山区堂堂的区委书记去了参加了典礼,可红山区政府却没有跟人过来按理说,这种场合,政府的人出面会更好一些。

当然,这不是说梁建勤也必须跟来,区里党政一把手随便来一个,就算撑起场面了,但政府里一个人都没来,却也是咄咄怪事。

还好,白凤乡的乡长和书记倒是不敢作怪,乖乖地来了,尤其是乡长张衡,跟吕强的关系极好,反正这种事情是他们乡的大事,就算梁建勤心有不甘,也不能说他什么。

有意思的是,到场的人里,王小虎并不是级别最高地。还有一个副厅也来到了现场副市长王伟新,观礼来了。

现在。王副市长同十中的蒙代校长关系很是不错,两人经常通过电话交流工作,蒙老师年纪轻轻就当了一校之长,经验和阅历难免不足,肯定需要长者进行必要地指导,而王伟新当仁不让地挑起了这副重担,也算是不遗余力地“提携后进”。

所以,王伟新能知道这个小小的“太忠库”揭牌,就很正常了。

当然,他能来观礼。还是冒了一定风险的,毕竟这个水库的命名有点太那啥了,很容易被人抓住痛脚,那他难免也要受到些许的牵连本来就不是你的责任范围,这种场合你都要参加,党性和原则都到哪里去了?

不过话说回来,王副市长还怕牵连吗?他现在基本上已经输得不剩什么了,被边缘化的人不会介意再往边上走走的。

最关键的,还是他能借此来表示自己对陈太忠的支持,只要能攀上有力地臂助。党性和原则算什么?该赌的时候,就是要冲上去赌的。

必须承认的是,以王伟新的圆滑和老辣,若是没到山穷水尽之际,他绝对不会走这么一步的,毕竟他跟陈太忠的关系,近是够近了,但还不算那么太熟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