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5章 屎盆子

第五百零五章 屎盆子

出于这种考虑,杨新刚就想走走裘之喜的关系,看看自己有没有那种可能,是的,陈太忠对他照顾有加,但越是如此,他就越觉得,这种宝贵的照顾,应该珍惜,不能随便就使用。

保命的牌,要放在关键时刻出,否则时时骚扰别人,真的很不成体统,再说了,他要是自己连一点半点的事都办不成,事事依靠别人,也容易遭人小看。

有了这个想法,杨新刚当然就要实施了。

不过,裘之喜没给他好脸色看,只说他这想法不现实,才提了的副主任,你倒是敢想主任啦?

到后来,裘部长被他缠得有点麻烦了,才有意无意地问他,“七月底团区委举办的舞会,好像你爱人也参加了?”

杨新刚听了裘部长这话,一时倒也没往心里去,可回去以后细细一琢磨,就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他可以肯定的是,裘部长对自己应该没啥印象的,而那个舞会,不过是团区委牵头,由区工会、区妇联、区文化局联合举办的消夏文化活动之一,他的爱人是在二轻局上班,跟着他去玩玩的。

这种情况下,裘之喜能注意他带了老婆去,味道真的有点不对。

杨新刚跟自己的爱人一合计,他爱人就是一声冷笑,“那家伙没安好心,这种事儿我们二轻也有,我们科的副科长,那些老职工都敢叫他绿周。”

“绿洲?沙漠里的绿洲?”杨新刚有点搞不明白。

她的副科长姓周,原本是个聘用地电工。周副科长老婆也在二轻局,相貌不算难看,姘上了二轻局的局长,结果他的关系就转了进去,还被提为了副科长。

周副科长倒没觉得有什么可丢人的。整天嘻嘻哈哈地跟同志们打成一片,时不时地还卖弄一下,昨天老婆给我买那个了,今天又买这个了……

他不计较。别人就更不用忌讳了,打篮球的时候,别地科的老员工就敢直接当面喊,“绿周。接球了……”

“他一点儿都不计较?”杨新刚有点惊讶。

“人家为什么要计较啊?有实惠就行了呗,”他老婆这么回答,“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?只要日子过得去,哪怕头上有点儿绿……”

“我觉得……裘部长未必会这么做吧?”杨新刚还是有点半信半疑,“吴言可是最见不得这种事儿了,他不怕我捅出去?”

“人家要是能把你弄到那个位子去,你会捅出去吗?”女人一旦结了婚,就要实际很多。林雷她一直觉得,自己的老公做事虽然机灵,但总有点理想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