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0章 调戏蒙勤勤

第五百一十章 调戏蒙勤勤

陈太忠肯定是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些消息——警察局和安全局是有保密制度,但对他无效,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是无效的。

“临河铝业?范如霜?”他一点都没有因为刘志伟跑了而懊悔,这件事他已经尽力了,不但没有懊悔,他还很兴奋,“哈,这一下,可是有办法对付这个厅级干部了!”

“你还是带着这些资料,先跟我去一下省局吧,”安全局的那位冷冷地提醒他,“这种事情你不去的话,功劳可是算不到你头上。”

“其实,年底了,招商办真的挺忙的,”陈太忠装模作样地咂咂嘴,又沉吟一下,遗憾地摇摇头叹口气,“唉,算了,为了国家安全,我只能辛苦点了。”

那你可以不去啊!女人心里冷笑一声,你不去国家也不会因此而不安全……

等陈太忠去了素波,就被人结结实实地录了一次口供,没办法,想立功就要付出代价。

不过还好,他终究是个举报人的身份,又有廖局长的关照,安全局做事,也不像警察局事事都按程序来那么正式,所以他并没有觉得很憋屈。

甚至,在被录完口供之后,他还有心思问问旁听的张志诚,“在抓获刘志伟之前,是不是消息不能透露啊?”

陈太忠真的有点计较这个,不能透露他当然就不能因此获利,可是那刘志伟……鬼才知道什么时候才抓得到呢。

那家伙接触的涉密等级有限!谁会有心思专门去抓他?张志诚瞥他一眼,也懒得说透,“这个无所谓,媒体上公开报道是不可能的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陈太忠知道了事情的由来和大概经过,但真的不可能接触核心内容——比如说刘志伟窃取了哪些情报。

“不过内参和公函上都可以说,”张秘书对他的斤斤计较很不适应,不过想想自己领导的交待,终于还是很正式地回答了。“就是留底备案而已,其实在媒体上。也能含糊地说一下……很含糊的那种。”

那能不能向临河铝业行文啊?陈太忠很想问这么一声,不过,从张志诚的口中,他已经隐约猜到,这次自己的立地功劳,似乎没有想像中那么大。S

那还是回头问问廖局长本人吧,他终于硬生生地忍住了提问的欲望。

这次来素波,他本来想叫上蒙晓艳和任娇地,这俩教师都放假了。不过最后还是他一个人来了——不算那个女人的话,因为女人说了,这种事情,涉及国家机密,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