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4章 太无耻了

第五百四十四章 太无耻了

是别人陷害他吗?陈太忠心里一声冷笑。

挪用公款本来就是不应该的,何况他挪用的是大家的集资款,要是没哥们儿出手,房子都快交工了,钱都交不上去,这也算别人陷害?

当然,他是不可能借这个来反驳张梅的,男人家的事情,跟女人说什么?说不得他就跟张梅扯起了别的,“对了,你在外贸上班?那儿的效益怎么样?”

听他把话题扯开,张梅虽是心有不甘,却也不得不应对两句,不过还好,说起这个,她也有苦水可倒,夸张地阐述一下自家的窘迫,应该也算是一个很好的铺垫吧?

听说外贸不景气,陈太忠也没当回事,这一年多他认识了不少有钱人,但是穷人也见识得多了,你外贸再不好,能赶上东临水的人穷吗?更何况你还有一个比较擅长搞歪门邪道的老公?

“那你让老庞帮你调个工作啊,”他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,“实在不行,自己开个小公司也不错嘛,现在有点办法的,谁还不都是下海折腾去了?”

你可不也没下海?说得轻巧!张梅心里有点不以为然,不过,她很高兴的是,对方又把话题绕到老公身上了,听到这话,她娥眉轻蹙,微微地叹口气,苦笑一声,“他?指望他给调工作?唉……”

说到这儿,她也不往下说了,而是拿起陈太忠面前的小酒觞,为他斟满酒,又举起了自己的酒杯,“算了。不说了。来,再干一下。”

不得不承认,大多数女人有成为演员的潜力,最起码,张梅认为自己现在的戏。演得就不错,是地,她在扮演一个对老公微微有些不满地怨妇,而偏偏又欲言又止的那种。

若陈某人真是传说中的花中圣手、脂粉班头的话,自是可以看得出她的情绪中,有微小地“裂缝”,一鼓作气地冲锋一下。拿下阵地倒也就不能说很难。

是的。她是个自矜的女人,虽然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有一些准备了,但是总不想让自己显得太不自爱,太下贱。

遗憾的是,陈某人真的是不解风情的鲁男子,大大咧咧地举起小酒杯,跟她碰了一下,“干,呵呵。嫂子你很能喝嘛……”

“我还能喝白酒呢,等喝完了这个,我陪你喝那个,”见此人如此地不开窍,张梅心中有点疑惑。可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。对方就算不接受,她也得咬着牙关上了。

可偏偏地。她还没那个勇气,或者,把自己灌醉地话,也许会为自己地失态,找一个比较合适的借口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