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二章

第五百九十 二章

高胜利心里这个郁闷啊,他的个子比较矮,刚才同服务员纠缠着,没发现陈太忠,眼下一见到陈太忠,脑袋顿时就要炸开了,我这是得瑟什么劲儿啊?

原本他是在小包间吃饭的,随口问了一下有飞天茅台没有,服务员知道这位是厅级领导,只能按惯例恭敬地说没有。

高胜利倒也没当回事,只是刚才他出来去洗手间,眼见服务员手里端着茅台路过,他喝茅台有年头了,一眼就认出这是飞天,一时间就大怒了。

少不得他就要跟出来找大堂说事,却冷不丁看到了张智慧,气急败坏之下,就要理论一下。

事实上,去年陈太忠一事,搞得他挺被动的,就有人琢磨着怎么把他再弄一弄,就比如说电业局局长夏言冰之类,有能力角逐候补副省长宝座的人。

这年头,跟红顶白的实在太常见了,高胜利也能明显地感觉到一些微妙的变化,所以这次遭遇“飞天事件”,他下意识地认为,这是凤凰宾馆见他不行了,就不用心招待了。

既然存了这点怨念,他又喝了点酒,少不得就要借机发挥一下,谁想却正正地撞到了陈太忠这个命中魔星?

完蛋了!这次又让人抓小辫子了。

最要命的是,张智慧说得有道理,厅级的招待标准是什么样,高胜利也知道,四菜两汤不超过一百五,而且天南省这一百五里还包括了烟酒,是的,只一瓶飞天就超标了。

当然,这种标准……反正它只是个标准,只会在一些比较大型或者正规一点的场合。才能得到认真的贯彻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它真的是标准。

要搁在一般场合,高厅长也不会太介意陈太忠,我知道你丫跟蒙艺有关系,咱惹不起那不去招惹总完了。反正旧事已过,没什么把柄落在你手里,莫不成你还主动招惹我来?

可是眼下,他试图享受“超标接待”,不果之下反而大闹,结果又被陈太忠撞到了,这……这一下,算是个回答,只是他脸上那份不屑,却是谁都看得出来。

“哼,”丁小宁冷哼一声,不理她这个舅舅地碴儿,她这个年龄本来就是敢爱敢恨的时期,再加上她又记仇,“我听他说是吃得不开心,没胃口了走的……”

“哎呀,小宁你,”郑在富真的有点受不了啦,“怎么这么说话?”

“他可以小看别人,别人就说不得他?”丁小宁真是啥话都敢说,“他摆谱是应该地,太忠哥官比他大,摆摆谱就是不应该?”